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文学评论

彝族的古老情歌―――“曲谷”

作者:李兴秀 发布时间:2004-12-26 原出处:毕节之窗

  彝族是个具有悠久传统历史文化的民族。她在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用自己创造的古老文字记录了内涵丰富的历史文化,留下了浩繁的文献典籍。在这些文献中,文学艺术是相当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彝族自古以来讲究礼仪,且是个能歌善舞的民族。在社会活动和生、婚、丧生活三部曲中,各种礼仪都用歌这种形式来完成。lG1彝族人网
    lG1彝族人网
  作为情歌的“曲谷”,分两个类别,其一为“叟口咪”;其二为“走谷”。“叟口咪”多为三段,又多为五言叠章,是所有彝歌短歌如婚歌、丧歌等的一种共同形式;长歌称为“走谷”。民间把“叟口咪”同“走谷”相对而言称之“小道理”;“走谷”称之为“大道理”。“走谷”有完整、有头有尾、成套成对的意思。“叟口咪”的形式为“先言他物以引起所言之辞”,前两章说物,后一章讲人。多运用比兴的手法,使人不禁联想到《诗经》中的十五国风,它们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而“曲谷叟口咪”却仍在黔西北彝族民间广泛流传。由此看来,《诗经》与彝族“叟口咪”歌应是同时期的产物,而后者可为前者的活化石。据彝族文献《婚姻记》载:在远古的哎哺时代,举祖和署府两位君主就兴起了“曲谷”,并订立了完整的、成章的制度。春秋末期战国初年,经“洪水泛滥”后,由笃米在今滇东一带推向了高潮,一直沿袭至今。lG1彝族人网
    lG1彝族人网
  “曲谷”作为情歌,在彝族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其活动作为一种精神生活,备受人们的青睐,它在人们的精神生活中占有一定的地位。这主要是由它的功利性和娱乐性决定的,无论是生存条件极差的古代人,还是享受较高的物质生活、生存条件良好的现代人,精神生活的要求都是一样的。现代人闲暇之余,以听音乐、看电视、看电影、看演出、看书、看报达到娱乐消遣,享受精神生活的目的。古代彝族人中的中青年为达到同样的目的,通常选择唱“曲谷”这样一种活动。“曲谷”在古代彝族社会中成为雅俗共赏、共同接受的一种娱乐活动方式,正如彝族哲人所说:“苍蝇是老鹰的兄弟,用不着去攫取肉食;做梦是死亡的兄弟,用不着去举办道场;‘曲谷’是布摩的兄弟,用不着去翻书看。”足见“曲谷”活动的重要和普遍。lG1彝族人网
    lG1彝族人网
  “曲谷”活动的主要对象是青年男女。彝族自古重视礼仪、礼节,而且程序分明。同其他对歌一样,唱“曲谷”的礼节程序繁多,每个礼节程序自始至终用歌来完成。lG1彝族人网
    lG1彝族人网
  对歌的第一个程序叫“谷车”,相当于开幕,依次为“谷直候”,给天地诸神献歌献酒;“谷邳赖”,清根叙“曲谷”的起源;“兜”,向对方提出对歌的要求;“斗把勺”,寻找对歌的伴侣;“乍”,试探对方的心思;“哲”,商量、达成协议,相约;“诸”,催促对方;“沟”诱导对方;“诃”,欢迎对方;“陡朵”,出门;“啥”,歇下安定下来之;“足”,聚会相会;“才尼”,邀对方入座;“开”,排列位置、秩序;“口朴”,开口;“叩”,开宗明义;“合”,送;“阁”,退场;“姐则颖则给”,爱根情根断;“颖写”,招魂;“谷颖漏”,退诸神及歌神。完成这些程序,这一场对“曲谷”的活动才算终结。lG1彝族人网
    lG1彝族人网
  从历史学的角度而言,“曲谷”可谓一幅彝家的迁徙路线图,由远到近,依次为点苍山(大理苍山)、洪鲁山(乌蒙山主峰)、葛慕野(赫章韭菜坪大山),这些地方的环境记录,向后世展示了先辈留下的生产生活足迹。“曲谷”有时还被用于祈子的“吉录谷”活动中,直接为生育神的崇拜活动服务。因此,它是研究民俗活动最直接的资料。lG1彝族人网
    lG1彝族人网
  从文学艺术反映生活的角度看,“曲谷”是一曲曲、一首首控诉不合理的婚姻制度的愁歌。其曲调压抑、低沉、悲伤,其歌词言简意赅,艺术魅力感人。出自生活的每一首歌,就是一出悲剧,一代代传唱它的人又不自觉地走进现实生活的角色,扮演一出出爱情悲剧。“曲谷”震颤着一代代人的灵魂,使他们的心灵得以荡涤、净化,从而培育出美的愿望,造就审美的意识。lG1彝族人网
    lG1彝族人网
  从语言的角度来看,“曲谷”曾被有心的布摩或摩史用文字记录,然后扩散到民间,在民间发展、锤炼,接受民间文学语言的熏陶、洗礼,极大地丰富了艺术语言。同时,它的用语介于古彝语、现代彝语之间(半文言半白话),掌握熟悉它,对于准确整理翻译彝文古文献,其作用及价值也不容忽视。lG1彝族人网
    lG1彝族人网
  “走谷”的内容十分丰富,数量很多。每首长歌为一个恋爱的故事。这些恋爱故事的主人公有人,也有人格化了的天、地、日、月、星、云、山、水、草、木、虫、鸟、兽等,每个故事都包含有环境描写、故事情节、人物形象三个要素。同时集恋爱故事、寓言、童话、神话于一体,具有很浓厚的民族特征和浪漫主义色彩。这些故事的共同特点是,其结局大多是悲剧性的,控诉和揭露了彝族古代社会制度对青年男女自由恋爱婚姻的残酷迫害。面对粗暴干涉、无情摧残,青年男女进行强烈的反抗。如《米谷姐娄啥》,其主人公益吐嫩妮历尽磨难,受尽夫家、父母、统治者(夫权、族权、政权)的迫害,九死一生,对真诚爱情执著的追求,面对没有公理的社会,面对险恶的环境,面对悲惨的命运,勇敢地抗争,至死不渝,可谓是字字血、声声泪。她是彝族古代妇女,尤其是劳动妇女的最典型、最完整、最集中的代表。还有《娄赤旨睢》、《娄克布汝和丕娄能尼》等同属一个类型。要么寄寓于飞禽走兽,山水草木,其表现手法也有现实主义的成分。lG1彝族人网
    lG1彝族人网
  此外,这些作品还严格保持彝诗体例,讲究对仗、韵律,从头至尾,或比或兴,彝族独特的多种语法修辞被自如应用于其中。因此,我们说彝族的“曲谷”“走谷”价值是多方面的,也就毋庸置疑了。 lG1彝族人网

编辑: 尼扎尼薇 发布: beley工作室 标签: 彝族 古老 情歌 曲谷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