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宗彝族的“绑神猴”

作者:田昌维 发布时间:2014-11-06 原出处:云南网
  跳神猴
 
  在孟获的故乡,地处滇东曲靖市师宗县雄壁镇堵杂新村及附近的干彝人(彝族的一个支系)居住的村寨,逢年春节的大年初一,都要举办一种被称之为“绑山花子”的民俗活动。
 
  “藤甲兵”的活化石
 
  “山花子”是师宗县民间尤其山区农村对猴子的称谓。“绑山花子”就是用山藤来捆绑“猴子”,而“猴子”本身就由人来装扮的。而干彝人对“绑山花子”这一活动的称谓是“绑神猴”,带有十分庄重、崇敬的意思,而“绑山花子”这个称谓是当地汉族群众根据活动的形象性为其所取的一个别名。
 
  今年大年初一,怀着对彝族“绑神猴”的崇敬与敬意,邀约几个朋友,我们天不亮就从师宗县城出发,驱车前往雄壁镇堵杂新村。由于大年初一的缘故,一路上车很少,不到二十分钟,我们很快就来到堵杂新村前。此时,天刚蒙蒙亮,空中飘着几朵淡红色的彩云,在晨曦的笼罩下,堵杂新村失去了往日的安静,村里已经冒出缕缕青烟,不时还听到鞭炮和若有若无的歌声。我们沿着挂在山腰公路,曲回而上,向村里前进。进入村子,天逐渐大亮起来,村民们著新衣,穿盛装,聚集村中的广场,准备着他们一年之中最隆重的活动。
 
  新年的曙光刚铺洒大地,我们跟随着十几个自告奋勇的一群青年人,沿着羊肠的小道,来到了看不见房子的密林深处。几十个相对年长的村民,将扯来一种叫做“过山龙”的藤草,在这些自愿充当“猴子”的青年人身上绑扎,从头到脚都裹得严严实实,最后还带上预先制好的木制面具,一点都不能暴露。在捆绑的时候,为了不失“神性”,一般都要选择一处不见房子、不见人烟的密林里。当所有的“猴子”都捆绑完毕后,随着“噼噼啪啪……”的鞭炮声,“猴子”们欢声雀跃,时而手舞足蹈、时而用看似整齐划一的动作跳跃着走出了树林,向村里进发。
 
  祭献仪式祈求风调雨顺
 
  早有准备的全村男女老少会自发来到村口,站成长长的人墙向路两边排开,村民们敲锣打鼓、吹唢呐、鸣鞭炮等形式来迎接着“神猴”的到来。“神猴”们在欢快的锣声、鼓声、唢呐声、鞭炮声等交织在一起的“欢迎曲”中进村,整个村寨沸腾起来,变成一个欢乐的海洋。“神猴”进村后,在村民的簇拥下来到村里较宽畅的场子上举行祭献仪式,主祭由村中最有名望的长老来主持。祭献仪式比较简单,供桌上摆放一碗米饭、一块肥肉和一碗酒,长老口中念念有词,祈求来年全村安居乐业、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人丁满门、六畜兴旺。此时“猴子”们有序地跳跃一些程序化的动作,并由推选出三名“神猴”代表接受祭献。
 
 
  长老将酒斟满三杯,敬给三位“神猴”代表,三位“神猴”代表相互搂肩搭背下蹲三下,向长老跳三下,又返身向后跳了三下,表达向祭献者和村民的敬意,然后接受酒杯,把酒倒下,表示敬天敬地。祭献完毕,随后的时间便是年轻人的耍跳娱乐时间。此时 ,“神猴”们不像此前那么严肃,他们时而耍酷、时而踏跳、时而与年轻人们打成一片,在广场上与村民们一起狂欢、一起祝福。要是哪个“神猴”看上“心上人”,还凑了上去,拿出自己最拿手踏跳动作,在她面前耍跳。这时,姑娘们大多手遮半脸,掩面含羞。一不小心,姑娘们齐手众推,“噗”一声跟“神猴”撞在一起,姑娘脸一下通红了起来,半推半拉地跟“神猴”拉扯在一起,众人顿时尖叫了起来。几个胆大的小孩儿,冲了上去,伸出小手触摸“神猴”的尾巴,这样你来我往,相互取闹,一起欢乐的耍跳,整个广场陷入一片欢乐海洋。
 
 
  登门踏歌起舞
 
  在欢乐的海洋之中,时光飞逝而过。太阳早已冉冉升起,暖洋洋地照射着整个大地,村庄轮廓也就渐渐清晰起来。
 
  “以前,在老寨子那边的时候,日子过得十分艰难。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时候,村子300来户人家,80%以上的住房是茅草房。”当地的老人介绍。“当时吃水也很困难,当时村里有3口水井,但出水量都不大,就靠早晚出点,还得用瓢舀。到了八十年代稍好点,村子里陆陆续续盖起了土墙瓦房,但村民还是困难,落后于雄壁镇的其他村子,吃水问题依然困扰着村民。”当地老百姓说。堵杂村原址位于附近3公里远的山腰上,是地质灾害的频发区,2007年通过当地政府争取了易地搬迁项目,得以搬到现在的地址。而现在堵杂新村以全新的面貌呈现在人们面前:一排排青瓦白墙大砖房依山而建,成梯次而升;宽阔平坦的水泥路四通八达,清澈甘甜的自来水伸手即来。
 
  在村民们的邀请下,我们跟着“神猴”们深入村民家中,登门造访。村民认为,“神猴”到来,将给他们带来的吉祥如意及好的运气和好的兆头,所以农户很是高兴,鸣放鞭炮,踏歌起舞欢迎“神猴”们的到来,并准备一些如糖果、饵块等谢礼回馈“神猴”,表示甜蜜美满、丰衣足食和平安吉祥。“神猴”们登门拜访时,在各家耍跳的庆贺动作基本一致,进屋后先面向供桌跳三下,然后在屋里跳起圆曲舞,最后对着门外跳三下,之后收受赠礼对主人说一些封赠吉祥的话又转到别家。如若遇到新婚夫妻家庭,“神猴”们与一般家庭的耍跳有所不同,首先要挑选一些年轻力壮的“神猴”来承担这个任务,耍跳的动作更加狂放,并且还伴着嬉闹追逐的游戏,甚至可以与围观的青年男女逗乐,而且“神猴”得到的谢礼也要比一般的家庭要丰富得多。“神猴”们到各家各户耍跳庆贺完毕后,便要“解甲”,也就是将捆绑在“猴子”身上的藤草割断,除去面具,还“神猴”的本来面目。解甲后,整个“绑山花子”活动结束。
 
  “绑神猴”结束,并不意味着一天的高潮就此了结,接下来更high的还是摆长街宴。在村文化中心广场,十几张八仙桌一字排开,酥肉、炸排骨、麻辣鸡、熏腊肉、荞粑粑、土蜂蜜、苦荞酒……一下摆满了桌子,整个村子弥漫着菜酒的清香。我们夹在著着盛装年轻人中间曲膝而坐,满桌的美味佳肴早让我们咽干了口水。 “远方的贵宾,四方的朋友,今天来相聚,彝家有传统,待客先用酒,美酒敬宾朋……”七八彝家姑娘端起酒杯,用彝语唱了起来。在这种热烈的劝酒氛围中,我们抵挡不住热情与诱惑,连续几杯下肚,所有烦恼与疲惫,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来到彝家,只有在酒桌才真体验到我们彝族人的热情与豪爽…”坐在一旁的彝家大叔说道。就这样,交杯换盏,你来我往,一直闹到太阳落。质朴的乡音、幽香的苦荞酒、嘹亮的歌声……这一切早早刻录在我的大脑里。
 
  绑神猴由来
 
  张荣华是堵杂新村 “绑山花子”(绑神猴)活动的文化传承人,他告诉我们,“绑山花子”是一项具有浓厚民族特色的民俗文化活动,是一种集娱乐和纪念为一体的文化现象,由来有两种传说。其一是,很久很久以前,彝家人与别个部落发生战争,被别个部落打败,被迫躲进山林,为了躲避追兵,彝家人及时扯些藤子裹在在身上,顺手扳开树皮遮住脸,从而躲过劫难,就此演变成为一种娱乐活动,一直流传至今。另一种说法是, 三国时期,诸葛亮为了安定后方,以图中原,公元225年,亲自率军南征,一路攻打到孟获的家乡。诸葛亮考虑到孟获在“南蛮”中威望甚高,受族人敬仰,为了长期安定后方,于是诸葛亮上演了“六擒六纵”的攻心战。“六擒六纵”后,就在孟获不知是战是降,进退两难之时,一向偏居南蛮荒芜之地的南夷乌戈国主,对孟获甚为景仰,知道孟获连番兵败,便亲率三万藤家兵前来支援。孟获大喜,便摆酒设宴,敲锣打鼓,夹道欢迎着藤甲兵进村入寨。大家认为,藤甲兵的到来将给他们带来的是国泰民安、安居乐业、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人丁满门、六畜兴旺。没想到诸葛亮用计上演了历史上著名的“火烧藤甲兵”“七擒七纵”的一幕。而今天干彝人的“绑神猴”民俗活动,其实就是当年孟获率族人欢迎藤甲兵进村入寨时的情景。为了纪念这一个盛况,干彝人世世代代、年复一年举行“绑神猴”活动。藤甲兵本身是人,那么为何干彝人称其为“神猴”呢?《三国演义》有这样的描述:“此去东南七百里,由一国,名乌戈国。国主兀突骨,身长仗二,不食五谷,以生蛇娥兽为饭;身有鳞甲,刀剑不能侵。其手下军士,俱穿藤甲;其藤生于山涧之中,盘于石壁之上;国人采取,浸于油中,半年方出晒出之;晒干复浸,几时余遍,却才造成铠甲;穿在身上,渡江不沉,浸水不湿,刀剑皆不能入:由此号为藤甲兵。”;“其洞无宇舎,皆居土穴之内。”从上面的描述可以得知,唯“不食五谷,以生蛇恶兽为饭;其洞无宇舎,皆居土穴之内。”者,“猴”也;而“身长仗二,身有鳞甲,渡江不沉,浸水不湿,刀剑皆不能入。”者,“神”也。故干彝人称其为“神猴”。
 
  土风计划重传承
 
  酒饱饭足,我们摇到广场一边的“土风习俗”展馆。展馆不大,大约100多平方,馆内民族服饰、兵器、刺绣、织布机以及各种传统的生产生活用具等等,应有尽有,反应了我们彝家人热爱生活,热爱劳动的一个伟大民族。2014年,堵杂村还作“云南土风计划,文化传承示范”的项目实施村,获得补助资金30万元,用于该村的文化传承建设费用。
 
  作为一种特殊的少数民族文化传统,传承与保护势在必行。2003年,云南电视台与台湾文化传播公司专门到云南省师宗县雄壁镇堵杂新村对这一个民俗活动进行专题拍摄;2005年大年初一,中央电视台又专门到该村进行专题拍摄。2006年,雄壁镇人民政府拿出专项资金对这一个传统文化进行挖掘,将“绑神猴”搬上了舞台,并荣获了曲靖市2006年文艺节目表演二等奖。如今,雄壁镇堵杂新村已经被评为云南省民族民间传统文艺之乡。
 
Tips:
 
  【交通】雄壁镇堵杂新村位于324国道旁,距离雄壁镇2公里,距离师宗县城18公里,距离曲靖100公里,距离昆明150公里。昆明、曲靖游客建议乘公交车直达,昆明游客也可以乘火车到师宗站下车,转乘中巴车直达雄壁镇。
 
  【住宿】雄壁镇有多家旅馆,或者到师宗县城住宿。卫生条件良好,价格适中。
 
  【习俗】出发前建议查询当地相关民族的风俗忌讳,除非是酒神,千万别跟当地人拼酒。
责编: 措扎慕 上传: 阿着地 标签: 师宗 彝族 绑神猴
收藏(0 推荐(

用户评论(共有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