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我在彝乡的故事(六十二)——亲历公公的葬礼

作者:荷溪 发布时间:2017-01-28 原出处:彝族人网
  腊月二十八午夜一点以后,我要起来蒸糯米饭,毕摩那两天晚上都在不停地念着经文,还带着一个学徒,和他们打过招呼,我就去生火了。一个婶婶早就把糯米泡好洗好了!只等着我去蒸熟,厨房里乱七八糟地堆满了守夜人吃宵夜的碗筷,把糯米蒸上后,我又热了水去洗那一堆碗筷。

  我问毕摩的学徒:“为什么这个糯米饭一定要我来蒸呢!并且还是这个时候蒸。”

  “辛苦了!半夜三更的让你起来蒸。”他误以为我是在抱怨。

  “你别误会,这点小事,我不辛苦的,倒是你们辛苦了!我是汉族姑娘嘛!对你们的风俗习惯好奇而已!”说完我又看着他,想让他回答我刚才提出来的问题。

  “哦!你们那边不兴蒸糯米饭吗?”

  “是的!不然我还会不知道吗!”我还是想让他回答我的问题。

  “第一,因为你是大儿媳妇,且现在还是你们家里唯一一个媳妇,所以让你来蒸糯米饭;第二,蒸这个糯米饭呢!是为了跟你公公道别,因为他明天就要送上山了!”

  说完他又继续补充道:“等下还要让你儿子他们都起来抓糯米饭呢!”

  我一边蒸着,毕摩一边在旁边念着,他念的什么,我没听懂。

  和毕摩他们说着话,时间过得很快,糯米饭蒸熟后,婆婆和向阳起来让我去把儿子也抱出来,我说孩子睡得正香呢,真不忍心把他抱醒,天气又冷。

  向阳说:“不怕,只是一小会儿,要跟他们的爷爷道别呢!你看向靖把向银杏她们都带来了!快去。”

  我们家的人都到齐以后,毕摩开始在灵堂念经书,他的学徒让我们背对着公公的灵柩站好,他说让我儿子先来,他做了个示范,教我们要怎么做,我儿子背对着,抓了三把糯米饭丢向他爷爷的灵柩,这样就可以了,弄完我让向阳再把孩子抱回床上去睡了!等我们和公公告别得差不多的时候,公公的侄子侄女,哥哥嫂嫂们也来了!他们也是来和公公告别的,每个人都告别过以后,那些剩下的糯米饭就可以吃了,我打电话让我弟弟他们也起来吃一点。

  以这样特殊的方式和逝者告别,我还是第一次见过。吃着香甜的糯米饭,又想起来,公公生前也是最爱吃糯米饭的。

  二十九中午十二点以后,公公就要送上山安埋了!毕摩还在不停地诵读着经文,向阳跪在毕摩身旁,听着。

  毕摩的学徒让我把我弟弟找来,他说有一件事情必须要他来做,我问:“要我弟弟做什么,我告诉他。”

  “你还是把他叫到这里来吧!到时候再教你。”他说完示意我去找我弟弟。

  “我弟弟来了!”我把我弟弟带进门就嚷嚷。

  “来了呀!让他到灵堂里来拿一个东西。”专门裁剪孝布的二婶说道。

  我和弟弟一起进到灵堂里,见二婶拿着一块很长的白布折叠着,那块白布看上去有两三米长,足足有一斤左右,她把白布叠成了一朵花的样子,然后固定好,才递给我们,她用彝族话对我弟弟说:“给你姐姐戴在头上,这个白布必须是要你来替她戴上的!所以才把你给找来了!”

  向阳在旁边翻译着,我弟弟听懂了!马上就要给我戴上,婆婆听到后出来说:“闺女,你还没戴帽子呢!头发盘了没有啊!”

  “昨天盘的头发已经散了!帽子也散了!”我有些焦急地说。

  “没事,别急,她小姨,你会盘头发弄帽子,快点来帮汉族姑娘整好一下,等下她的事情还很多的!”婆婆让她的妹妹来帮我弄。

  就这样,我戴上重重的帽子以后,又戴上那朵重重的白花,她们看着我,心疼地笑着说:“这就是彝族儿媳妇的待遇了!其实是看重你呢!忍受一下啊!像你,一辈子顶多也只能戴两次,可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戴的!”

  “早饭要早些吃,吃过早饭后有许多事情呢,不知道她们厨房里还差多长时间才能好?”婆婆和大家讨论着。

  婆婆刚说完,毕摩告诉我们,可以从外面的香蕉树上摘芭蕉丢去灵堂里啦!其实那棵芭蕉树,是连芭蕉一起坎回来放家里的。我看见他们从芭蕉树上扯了几个芭蕉,然后用衣襟兜着,放到了灵堂里的供桌上,我也学着他们那样做,我想大概这也是在和公公告别吧!

  芭蕉丢得差不多时,主持丧事的叔叔进来和大家说:“你们赶紧去摆桌子吃饭了!吃完饭才去水井上面请毕摩,还要念送魂经,和指路经,跳开丧舞呢!”

  “你们当儿子儿媳妇的就不要乱跑了!吃饭后要准备一下,跟着去请毕摩。”

  婆婆叮嘱我,叫我不要乱跑了!就跟着嫂嫂她们一起吃饭,随时和她们在一起。

  吃完饭后,就要去请毕摩了!大嫂让我们都跟着她,向阳走到我身边对我说:“等下你和我一起进去那个大哥家给毕摩倒茶敬酒,有两个都是毕摩,一定要非常尊敬他们,知道了吗?”

  “知道了!你以前和我说过要尊敬毕摩啦!毕摩不就是毕摩嘛!”我肯定地回答他。

  我先和向阳进去倒茶敬酒,在外面,公公的侄子侄女或是儿媳妇之类的,都齐齐地跪下了!我们敬完以后,也跪拜过才出去外面,我出去以后,还要和大嫂她们去到水井旁边的路上跪着,低着头等他们下去,跳开丧舞的人正戴着面具,拿扇子绕着八字。吹唢呐的一刻也不停下来,敲锣打鼓的也尽力配合着节拍。

  我看见弟弟和堂弟他们三个在水井边用手机在拍摄,想想他们长这么大,也从来没见过这么热闹的葬礼!

  来来回回地请了两次,毕摩还没有出来,想着等毕摩出来了,公公马上就要被送上山安埋,我就忍不住伤心流泪,向灵芳和我站在一起,她捏着我的手,哭得更伤心,她穿着一件美丽的彝族服装,戴着公公给她打的那套银饰品,那套银饰品,还是公公送给她作嫁妆的,没想到后来她们离婚了!又要在公公的葬礼上戴出来,本来她是不愿意穿成这样的,是婆婆逼着她穿戴成这样,婆婆说不能坏了规矩。

  上去请第三次的时候,毕摩终于出来了!
责编: 上传: 措扎慕 标签: 故事 连载
收藏(0 推荐(

用户评论(共有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