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我在彝乡的故事(六十四)——让时间改变一切吧

作者:荷溪 发布时间:2017-01-28 原出处:彝族人网
  叫魂后的第三天,向灵芳就带着他儿子走了!垚垚要送到他爷爷那里去。她说如果没有事的话,真的一分钟都不想呆在寨子里,她觉得寨子里的人,都在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她,那眼神看得她毛骨悚然,无地自容!她更怕遇到杨家的人,那是种无法言说的尴尬。我问她要去哪里。她说:“天涯海角,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现在一个人,又没有什么牵绊,世界这么大,难道会没有我的容身之处嘛!”

  看她走得很潇洒,我却觉得有些伤感,她内心里的痛楚,我是知道的。

  公公不在的时候,杨文枫家让垚垚提一只本地鸡回来过,大表嫂和向灵芳她们对这件事情有些不满意,她们说杨文枫的母亲过世的时候,向灵芳作为儿媳妇,向阳他们还拉了一头牛跟着向灵芳回去了!大表嫂说,在她们那边,这种人情是不能欠的!

  其实公公不在的时候,向灵芳和杨文枫已经离婚了!就算杨文枫家差着我们家一头牛,也不会再拉回来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是非常尴尬的!要杨文枫以什么身份拉牛回来呢!女婿已经不是了!拉牛是女婿家或是儿媳妇家才做的事。唉!有些事情,需要很多时间才能过去;有些伤痛,只有时间才能治愈。

  说干就干,孩子还没开学,向阳家的老房子就被拆了!那天婆婆请了十多个人去砖窑里帮忙把砖搬出来,她让我在家里做饭,差不多要做两桌人的饭菜,带着四个孩子,还要喂猪喂鸡,我一个人够呛啊!那个时候我还生了病。

  中午饭时,婆婆和大家都回来了,吃过饭后,他们都先走了!婆婆还在家里,她上去楼顶看她的鸡,随后就听见她骂了起来,她是用彝族话骂的,而且声音很大,意思大概是:“讨嫌的女子,做事情一点都不靠谱,鸡死了两只都不知道,怎么喂鸡的呢!”

  我听见了婆婆的骂声!替自己辩解道:“我早上去喂的时候还好好的,后来不是做饭吗?就没时间去看了!这么多鸡!怎么就只死了两只呢!”

  “那是你没好好喂,没把鸡食均匀地分在鸡槽里,所以那两只鸡才会被挤死的,真是的,你们怎么都指望不上呢!”婆婆继续说着,说完了才出去。

  婆婆出去后,我觉得很委屈,下寨死了一个人,向阳去吃饭了,我打电话跟他诉了苦,其实我只想找个人倾诉,发泄一下,我警告向阳,这事千万不可以再跟他妈妈说了!我知道公公走了以后,她一直都很悲伤,她以前从来没说过我什么的,我想她也只是需要发泄一下,我就当是做一回她的出气桶了!
  
  晚上我给孩子们洗漱好以后,正准备睡觉,就听见向阳在堂屋里摔水壶,摔了水壶又砸电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大发脾气,就问他发什么疯,他愤怒地朝我吼道:“都怨你,你走吧!带着小儿子走。”

  他说完,婆婆又哭着说道:“怨我,怨我,都来怨我吧!我也死了你们就好过了!你们巴不得我也死了吧!”

  向银杏也跟着她奶奶哭了起来,我真的不知道怎么了!婆婆回家后我什么都没说,我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不是好好的了吗?

  我也哭着,边哭边绝望地收拾了两套厚衣服,带着小儿子就走,小儿子才四岁,天都黑了,他说有点害怕,我说别怕,有妈妈在呢!我当时真的很冲动,已经失去理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面对一个支离破碎的家,还有疯了的向阳,我在那里又没有什么亲戚朋友,亲戚和朋友都是他们的。我真的很失望。

  要经过两个寨子才到树林里,在下寨我看到了向阳的一个姑姑,她惊讶地问道:“”半夜三更的,这是要带着孩子去哪儿呢!”我只顾着哭,没有回答她。

  我即怕向阳追上我们,又希望他来追我们,心里很矛盾,那个时候我觉得他真的疯了!明明公公才刚走,他就砸这样砸那样的,伤了大家的心,又觉得他欠我一个解释,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走了!

  我们刚走进树林里,向阳就追上来了!他拿着电筒,跑得很快,追上我们他就抱过儿子,然后求我们回去,他焦急地说:“我怕阿妈想不开,求你了!快点跟我回去吧!回去好好安慰安慰她。”

  “知道怕阿妈想不开,那你刚才为什么还要发那么大脾气呢!”我还是委屈很。

  “你不知道我都是为了你呢!只是我脾气大了点,等回到家我跟你慢慢解释好吗。”他这么说我就大概知道是为什么了!

  走到下寨,我看到八岁的大儿子也追上来了!他一看见我们就伤心地哭着说:“妈妈刚才我真的很害怕,我不知道你们去了哪里,又看不见路,我问了一个奶奶,是她告诉我你们从这里下去的。”

  看到儿子这样,我心疼得肝肠寸断,他一个人,已经走下来好远了!上面有个岔路口,如果走错他就找不到我们了,天黑又看不见,万一他摔到哪里怎么办呢!我越想越后怕,拉着他开始后悔刚才的冲动。

  回到家里,婆婆哭的很凄惨,我过去安慰她,跟她说我以后不会走了!让她不要哭了!

  我一直等着向阳给我解释,他说他把我白天跟他说的事跟阿妈说了!而且他还添油加醋地说了!婆婆能不伤心吗?老伴刚走,儿子和儿媳妇就这么对她,我跟婆婆说我没说那么多的,是向阳添油加醋了!后来她信了我的话,我们都和好了!可是我总觉得,那段时间,我们之间有了隔阂,不再和以前一样,亲如母女。

  我责怪向阳,说他不该那样做的,他倒还有理了!他说:“”我还不是为了你好,我只是想让阿妈知道,你就算是生着病,也还帮她做这样那样的,以后除了你来孝顺她,还有谁呀!灵芳迟早还是要嫁人的,向靖什么时候能重新娶上一个都不知道。”

  第二天大妈来我们家,婆婆又把公公没弄完的银饰品翻了出来给她看,看着看着她又伤心地说:“她大妈,这些没打好的,放在这里不知道要怎么办了!以前这些都是他做的,现在他死了!以后我得学着做。”说着说着婆婆又哭起来,大妈也跟着抹眼泪。

  晚上我看见婆婆点上汽油灯,学着公公的样子,尝试着做起银饰品来,我陪着她看她做了一个小时,还是做不像公公做的那样,她有些失望了!我安慰她,让她慢慢来做,我说以后她一定能做好的,只是需要时间。
责编: 上传: 措扎慕 标签: 故事 连载
收藏(0 推荐(

用户评论(共有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