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Yi Social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 史海钩沉

“阿呷百户长”的传奇故事

作者:尔古阿木 发布时间:2021-06-14 原出处:彝族人网 甘洛彝学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

2020年6月13日清晨,笔者在甘洛县城一个幽静的茶楼采访到了甘洛吉尔阿呷14代传人——阿呷.木乃布尾(现年49岁,家住甘洛县前进乡基泥村4组)。喝着一杯清香的早茶,听他讲述了“阿呷百户长”的精彩故事和传奇人生,浮现在眼前的是当时社会族群部落冤家械斗的烽火岁月和彝族先人敢作敢为、英勇顽强的精神,以及惊心动魄的历史画面。 

image.png

(甘洛风光 李新瑜摄)

迁徙到甘洛

彝族先民是爱迁徙的一个民族,有的是奔着水草丰美的牧场迁徙,有的是向往物产丰富的地方搬迁,有的是朝着族群居住较为集中的地方迁徙,有的是躲避冤家仇人追杀而迁徙。

在300多年前,一个叫吉尔惹黑(ꐙꇐꌺꉆ)的族群部落从一个叫木子博喔(ꃅꋩꁧꀏ,今雷波县)的地方向西昌和甘洛等方向迁徙,其中吉尔阿呷,阿呷阿勒三子(ꐙꇐꀊꈚ,ꀊꈚꀊꆸꌺꌕ)就朝着凉山彝区的南方和北方迁徙而去,长子阿勒朔牧迁徙到西昌(ꀊꆸꎽꃆꆿꁮꀒꎂꄃ),次子阿勒阿维搬迁到甘洛斯觉(ꀊꆸꀉꃨꌩꐦꇁꄿꄃ),阿勒闽此迁徙到甘洛尼地拉达阿日俄嘎(今甘洛县前进乡基泥村,ꀊꆸꂱꋌꆺꅔꇁꄿꀊꍀꀎꇤꄃ。),因此地居住有阿日土司而得名,阿勒闽此落户于阿日土司辖区。

智勇双全的俩兄弟

阿勒闽此定居阿日俄嘎后,娶妻生子。闽此生地石,地石生有两子,老大叫地石木狄(ꌺꒉꆏꅔꏂꃅꄸ),老二叫地石韩呷(ꌺꐧꆏꅔꏂꉌꈲ)。

老大地石木狄长的那是虎背熊腰,虎头虎脑,剑眉星眸,身强力壮,身手敏捷,超逸豪爽。在当时的彝家村落婚丧喜事摔跤斗勇、体育竞技活动现场战无不胜,成了远近闻名的摔跤能手,他在的场所无人敢站出来摔跤。他还擅长用弓箭、长刀等武器装备防御侵敌和防身自卫,少有人敢惹他。少年时代,这个彝家汉子就成为多少彝族少女们心目中的英雄,老人们眼中的“惹达”(能干的小伙子)。

地石韩呷,天资聪慧,聪明伶俐。在小的时候就能诵读彝族克智,精通典故。两人在一起就是有文有武,智勇双全的最佳拍档。  

岁月如流水,日复一日悄悄流逝。不知不觉间,这俩弟兄已长大成人,成为了标致的彝家小伙子。

阿日土司遇害

明朝末年间,阿日土司与甘洛坪坝的一些族群部落为些纠纷矛盾结下了仇人,土司在某一次征收捐税中不幸被暗杀。土司夫人听后十分愤怒,发誓一定要为夫君报仇,但一个居家女子,说要报仇,谈何容易。于是,土司府贴出了一张告示:大意为,谁能为阿日土司报血仇,奖赏金银财宝无数,银子用斗量,金子用碗取。告示贴出多长一段时间,无人能为土司报仇。

无奈,土司府又贴出第二张告示:谁能为阿日土司报仇,就让其当土司,而阿日土司家转为普通白彝,所有管辖都交其来掌管。

条件实在太诱人。跃跃欲试,蠢蠢欲动的人很多,但,都没有取得成功。

为土司报仇

有一天,地石木狄和地石韩呷俩兄弟,看到告示后,弟弟问哥哥:我哥俩要不去尝试一下,些许能够为土司报仇。哥哥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于是,他们俩从外地汉区购买最好的武器长刀、弓箭,准备好干粮,从家里阿日俄嘎出发,来到了一个叫马厂勒节(今甘洛县沙岱乡马厂村与坪坝乡交界处,ꂷꍯꆼꏦꌩꀋꋦꈥꀒ,ꒉꋅꆽꏦꄷꌠꑌꐥ.)的地方。此地是土司仇家放牧、劳动、出征的必经之路。

借助夜幕,他们悄然埋伏在杂草丛生、灌木葱茏的旷野里,等待敌人的出现。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没有发现敌人的动静。此地海拔3000多米,白天太阳直射,紫外线特别强,把全身照射的刺痛,夜晚冷风呼啸,如鬼哭狼叫,冰冷刺骨,让人瑟瑟发抖。干粮也快要吃尽,他们有了放弃的念头。

有天黎明,一只百灵鸟(彝语称:子举。)从他们的头顶向云霄飞串。

弟弟地石韩呷就小声对哥哥说:“你能把这只鸟射中,我俩的生意能干成。”哥哥地石木狄也很听弟弟的话,拿出弓箭,瞄准百灵鸟飞去的方向射去,一会儿,鸟被射落下来。他俩相视一笑,觉得是个好征兆,就开始分工布阵。

身体强壮的哥哥地石木狄就潜伏在路上方,弟弟地石韩呷就潜伏在路的下方。闭住呼吸,目视前方,等待目标出现。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细看,前面是7位伏弓背箭的(护卫)路过,他俩纹丝不动;护卫之后是7个背着筛子簸箕的仆人。他俩仍然纹丝不动。紧跟着,一个身着民族盛装,骑着白马的强悍男子出现。

埋伏在下方的弟弟突然发出“苏!(ꎼ)”的声音(彝语象声词:干的意思)。上方的哥哥地石木狄居高跃下挥刀砍去,手起刀落瞬间,骑白马的男子头颅离身而去。埋伏在下方的弟弟迅速张开早已准备好的网兜接住了被砍落的人头,甩在肩上,没等对方人群反应过来,一趟飞跑,哥哥也跟着飞跑而去。

凯旋归来

他们不敢走沙岱乡依初到胜利乡的这条近路。绕开此路,朝反方向经海棠古家河坝、再到田坝埃波洛、启明返回,智慧绕开了追杀部队。

他们一路拼命奔跑急速前行,很快来到离家只隔十几里路的田坝启明洼巴山(彝语称:尼地果布波,ꆺꅔꈹꀱꁧ)时,他俩一边奔跑一边欢呼“嚯”。“嚯”是个象声词,彝族一般举行丧事,把死人送上山的时候要“嚯”,一个人在诵念此人家谱,把他介绍给先逝的亡魂,一大群的人跟着“嚯”的呼叫;另外是为亲人族人报仇凯旋归来要时“嚯”;还有逮住小偷大盗时也要“嚯”。

他俩看见路边一颗马桑树,就随手把装有人头的网兜挂在树上。

此时,阿日土司家听到有人在“嚯”,就觉得有些奇怪,是否有人为土司报仇了,立刻派人前去了解。

来人问:“你们为什么欢呼“嚯”,是不是已为阿日土司报了仇?”

“你们自己去看吧,人头挂在一颗马桑树上了。”他俩轻描淡写地回答。

他们前去见证后,让他俩不慌走,就地休息一下。就去土司府报告大仇已报的喜讯。

最高礼节接待英雄 兑现承诺

阿日土司府的院坝外搭起了绸缎篷子,屋里的大堂、二堂铺满了红地毯,迎接俩位英雄。

杀猪、宰羊、椎牛,美酒佳肴款待俩位英雄。

席间,土司夫人说:“按照告示约定,现在你们俩升为土司,我们就甘作普通白彝。”

老大地石木狄不说话,但心里是想接受。

弟弟地石韩呷说:“坐上方的应该还是土司,我们不能当土司。”

土司夫人又说:“那不当土司就划分一片管区给你们,喜欢那片任随你们选。”

弟弟地石韩呷说:“我俩能力有限,管理不下来。”

土司夫人说道“实在不行,就这样吧,从今往后,阿日家还是继续当土司,阿呷家也享受土司待遇,身份地位与阿日土司平起平坐,阿呷为百户长,与土司共同管理阿日土司辖区”。

为防止双方反悔食言,他们请来了当地有名的彝族毕莫(作法事的法师)见证盟誓:

1、阿呷族人不能关监狱、不能戴手铐;2、土司征收公粮到西昌,阿呷也要征收到西昌;土司收税到峨边,阿呷也收税到峨边;3、土司家不能绝,阿呷家也不能繁衍超过土司家;4、征收公粮时,土司得一斗,阿呷得一升。(彝语:ꄯꒉꌩꆫꁯ,ꄟꌤꆽꈴꊐ,ꀘꂾꊐꄉꑟꊪꅺꊪꄉ。1、ꀊꈚꏦꑳꃹꀋꐮ,ꇇꎤꄀꀋꐮ;2、ꌅꃀꇱꅷꆿꁮꀒꎂꑟ,ꀊꈚꇱꅷꆿꁮꀒꎂꑟ,ꌅꃀꇱꅷꏦꍠꒉꄿꑟ,ꀊꈚꇱꅷꏦꍠꒉꄿꑟ;3、ꌅꑌꈘꀋꐮ,ꀊꈚꀻꀋꐮ;4、ꇮꃀꆦꋚꆏ,ꌅꆏꂻꇬꋠ;ꀊꈚꏂꇬꋠ。)

当上了百户长

从此以后,阿呷家兄弟两的身份地位陡然上升,族群也跟着沾光。在彝族地区,“阿呷百户长”就这样传开。

这个规定一直延续到土司统治结束。

如今彝区还流传着“阿呷没有年轻人,吉乃没有老年人”(ꀊꈚꌠꆗꂷꀋꐥ,ꐝꆜꃀꌠꂷꀋꐥ。)意思是:阿呷家的人都不管年轻与否,老谋深算,沉重老练,遇事冷静,年轻人也体现出来年人的沉稳;而吉乃家族的人都是勤快能干,老者也有年轻人的直爽,恰恰这两户人家住一地方,就习惯这样相互调侃。

彝区年长者都这样说:“能为土司报仇的,唯有阿呷百户长。”(ꐎꉺꌅꐆꎹꄎꌠ,ꀊꈚꀠꃙꐥ。)

资料链接:
“百户长”为官职名称。是元朝时期的一种管理体系模式,万户侯,千户总、百户长、十户长。百户是指管辖一百户到九百九十九户。当时有官印、任命文件。在清朝中期就取消了,但称呼还是延续下来。
作者:系甘洛县彝学会彝族文研究组组长。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
编辑:阿着地 发布: 阿布亚 标签: 甘洛 阿呷百户长 传奇故事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