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族民间故事:老虎不怕 只怕“凯凯”

作者:尔古阿木 发布时间:2014-10-11 原出处:彝族人网

  隆冬季节,千里彝乡,大雪封山。雨夹着雪,慢悠悠地下着,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Zaq彝族人网

 
  山下住着一户俩个相依为命的母女人家。夜已经很深了,母女俩还没有休息,妈妈在捻着羊毛线,准备为女儿织一件擦尔瓦。锅里的玉米粥“凯、凯、凯”(彝语象声词,煮粥沸腾的声音。)地翻腾着,还没有煮好。早已饿慌的女儿吵着闹着要吃东西,贫穷的生活在这寒冷的冬夜显得尤为寒酸,阿妈的叹息声、孩子的叫饿声夹着雨雪让寂静的山村显得尤为凄凉。
 
  午夜时分,一只饥寒交迫的老虎悄悄地来到了母女俩的门口。孩子的哭声立即停了,妈妈也忘记了手上的活,恐惧突然来袭,不知如何是好。孩子声音颤抖地说:“阿嫫(妈妈)阿嫫(妈妈),老虎……大老虎来了,这么办?”这时妈妈急中生智,她看到锅里正煮着沸腾的玉米粥的声音“凯凯”作响,突然有了应对老虎的办法,故作镇定地说:“不怕老虎,只怕‘凯凯’”。
 
  老虎在外面听了,很不服气地想:我是兽中之王,她们还说不怕我,而怕什么‘凯凯’, ‘凯凯’是什么厉害的东西,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我倒想见识见识什么是‘凯凯’。老虎暂时放弃了吃掉俩娘母的念头,强忍饥饿,来到门口不远的一个猪圈里,用屁股坐开门栏,发现猪圈里有一头肥大的过年猪,猪发出恐惧的哼哼声。老虎也暂时放弃了吃猪的念头,耐心等待‘凯凯’的到来,栏中的猪吓得三魂丢了二魂,大气也不敢出。
 
  四更天,一偷猪贼蹑手蹑脚地摸到猪栏门口,取出绳子,一头挽了个活套,一头系在自己的腰间,做好了套猪的准备。老虎看不见外面的情形,只能听到外面的响声,在栏中紧张地等着‘凯凯’的出现。偷猪贼手刚好碰到门栏,就动了一点,心想这家主人真粗心,门栏都没有关,接着他用力一推门栏,借着淡淡的雪光,说时迟那时快,绳从手中挥出,就套在了一头“肥猪”的脖子。老虎什么也没有看清,只见黑影子一现,眼前一花,就感到软软的东西套在自己的脖子上,老虎心中大惊,不顾一切冲出门栏,虎拖着人,人拽着虎向后山冲去。
 
  在屋里心惊胆战的母女俩看见这一幕,悬着的心又落回了肚子里,安全躲过了一劫,高兴地舀起玉米粥吃,是这锅玉米粥救了她们母女俩。
 
  虎一心想摆脱可怕的“凯凯”,人拼命地想拽住这头肥“猪”,各自都使出了平生的力气,可谁也控制不了谁,突然前面一棵大树,偷猪贼喜出望外,赶上一步侧跨一下,绳子在树干上一带,老虎只觉得脖子一紧,疼痛难当,重重地摔在地上,大吼一声,心中已恐惧到极点,有生以来,没有碰到过这么可怕的“凯凯”;偷猪贼呢比老虎更心惊,原来拽了半夜的是只老虎,能不心惊肉跳?偷猪贼急忙拉开腰上的活结,躲在树的后面,老虎爬起身向前狂奔而去,跑了一会儿,发觉没了刚才拉拽的负荷,停下脚步回头一瞧,看见“凯凯”正向树上爬,老虎继续向前跑了一会儿,确认安全后才停下来休息,警惕地望着远处的那棵树。
 
  天亮了,猴子一蹦一跳地下山寻找食物,远远地看见老虎就停下来,恭敬地打着招呼:“大王,这么早就在这里晨练呀!”猴子看着老虎的怪模样,脖子上套了根绳子,浑身脏兮兮的,昔日的虎威荡然无存。
 
  老虎心有余悸地说:“小猴,你听说过可怕的‘凯凯’吗?”猴子用手抓了抓头肯定地说:“从没听说过有什么‘凯凯’。”
 
  老虎简单地将昨晚的经过说了一遍,指着远处的那棵大树说:“瞧,‘凯凯’就在那棵大树上,不信你去看看。”
 
  猴子退后一步恭维地说:“大王,我那有这个能耐,你才是兽中大王,什么‘凯凯’,那能是你的对手呀。”老虎听了重重地哼了一声,吓得猴子又退了一步,不高兴地说:“你敢不听本王的话,我命令你去,有我在后面保护你,把这根绳子绑到你腰上,万一有事我拖着你跑,你还怕什么。”
 
  猴子在老虎的淫威下无可奈何地向那棵树靠近,胆战心惊地对老虎说:“大—大—大王,如果我遇到危险,就连续眨眼睛,你就拖着我跑,千万记住呀。”老虎和猴子谈话被躲在树上的偷猪贼听得一清二楚。
 
  猴子越向树靠近就越感到害怕,过去那种爬树的本领不知跑哪儿去了,猴子开始向树干上爬,随时向树上眺望,可树叶浓密,什么也看不见,只有继续向上爬,老虎在树下密切注视树上的动静,猴子停下来向上张望,突然一股水柱对着猴子的脸激射而致,猴子连续眨着眼睛,老虎在树下看到猴子的眨眼睛信号,调头狂奔而去,只留下一串凄厉的猴啼声。
 
  看着远去的老虎和猴子,偷猪贼急速地从树上滑下来逃走了。
 
  老虎拖着猴子逃了很远很远才停下来,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被可怕的‘凯凯’抓住,回头急切地问:“你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连连眨眼睛给我发信号。”
 
  猴子摸着伤口痛苦滴说:“我什么也没有看见,只看见一股水柱对我眼睛射来,你说我能不眨眼吗?”老虎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但又不甘心地问:“我们现在怎么办?”
 
  猴子无能为力地说:“你看看我的伤,我可没有办法与你同去,要去你自己去。”老虎自我安慰地说:“来日方长,下次我一定要吃了那该死的‘凯凯’,不过……”
 
  老虎变得异常慈祥温和地说:“今天的事,请你不要到处宣扬才是,我这样做其实都是为了今后的工作哟。”
 
  猴子眨了眨眼睛说:“大王,今天什么事也没有,我只看见大王一早在这里晨练呀,不过—不过还请大王今后多多关照,别老想吃掉我哟。”老虎感激地说:“不会不会,绝对不会,下次我不在家时,你就是大王了,哈哈哈。”
 
  猴子满意地说:“岂敢,岂敢,大王,你先请。”
 
  从此以后老虎的尾巴再也直不起来了,而猴子的尾巴却翘起来了。从此后就有了: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这么一说了。
 
  从此山下的母女俩结束了提心吊胆过日子的历史,贼与虎都没有来骚扰过她们。
 
  (本文由尔古阿木收集整理,作者单位:甘洛县委宣传部)
责编: 阿着地 上传: 阿着地 标签: 彝族 民间故事 老虎 不怕 只怕 凯凯
收藏(0 推荐(

用户评论(共有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