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诗玛长篇叙事诗(四)

作者:云南省人民文工团圭山工作组搜集整理 发布时间:2002-08-17 原出处:彝族人网

要放三只虎,
来害阿哥你。
阿哥阿黑呵,
拔出腰间笛,
笛音传话说:
“哥的好妹妹,
你呵不用怕,
阿哥身背弓,
手里拿着箭,
你呵不用怕。”
阿哥阿黑呵,
只见巴拉家,
门外三只虎,
唰地扑过来,
阿黑拉开弓,
嗖嗖把箭发,
三只猛虎呵,
都被射死啦!
阿黑走过去,
连夜剥虎皮,
剥皮如脱衣,
剥下又穿上。
阿哥阿黑呵,
肩上扛一只,
腋下夹两只,
把三只老虎呵,
抬到歇息处,
睡在虎堆里,
把虎盖身上,
脚趾甩虎尾,
睡到天大亮。
巴拉走出来,
来看阿黑哥,
只见虎口张,
虎尾晃悠悠,
巴拉叫一声:
“舅家起床啦,
起床来洗脸。”
阿黑不应声,
巴拉心欢喜,
转身高声喊:
“阿黑被虎吃,
虎吃阿黑啦! ”
回身仔细看,
巴拉才看见:
不是猛虎吃阿黑,
而是阿黑呵,
打死了三只虎,
三只老虎呵,
全都死掉啦。
热布巴拉家,
慌忙过来说:
“彝家的礼俗,
舅家为最大,
现在剥虎皮,
你剥大这只,
看谁剥得快。”
阿黑不吭声,
提起大虎尾,
喊声:
“虎出来。”
老虎脱了皮。
巴拉全家人,
去剥两小虎,
剥了一早上,  
虎皮剥不下。
热布巴拉家,
样样都比过,
样样都比输,
就是不愿意,
放出阿诗玛。
愤怒的阿黑,
对着巴拉家,
弯弓把箭射,
射出第一箭,
射在东墙角,
射出第二箭,
射在南墙角,
射出第三箭,
射在西墙角,
射出第四箭,
射在北墙角,
最后射一箭,
射在正堂上,
巴拉一家人,
全都来拔箭,
晃也晃不动,
摇也摇不动,
拔也拔不出。
美丽的阿诗玛,
来把箭头拔,
就象摘花朵,
把箭全拔出。
热布巴拉家,
吓得伸舌头,
只好放出阿诗玛,
还给阿黑哥。
好心的阿黑哥,
带着阿诗玛,
骑上神骏马,
一同回家乡,
马铃叮当响,
春鸟声声叫。
来到大河边,
阿哥前面走,
阿妹后面跟。
走到崖洞脚,
飞来一黑蜂,
黑蜂把话说:
“今晚歇我家,
我住崖洞中。
”
阿黑阿诗玛,
跟着进了洞。
洞壁滑碌碌,
美丽的阿诗玛,
伸手摸洞壁,
全身粘壁上,
美丽的阿诗玛,
不会下来啦。
“阿哥阿黑呵,
你若想救我,
去找一头白猪,
去找一只白羊,
去找一只白鸡*,

(*注:彝族原始宗教认为白的东西可以驱邪。)

找来祭崖神。”
阿哥阿黑呵!
似走又似飞,
 找到了白羊,
找到了白鸡,
却找不到白猪,
只好拿黑猪,
浑身涂白泥,
用来祭崖神。
晴空碧如兰,
突然响劈雷,
刹时乌云起,
乌云变暴雨,
暴雨哗哗下。
那头“白猪”呀,
身上的白泥,
被雨水冲光,
白猪又成了黑猪。
美丽的阿诗玛,
叮当响的耳环,
粘在崖壁上,
金竹般的身子,
帖在崖壁上,
阿黑再无法,
把她带回家。
“天生老石崖,
石崖四四方,
崖壁黄生生,
这是我的家,
日落我不落,
月落我不落,
乡亲父老们,
朋友小伴们,
阿诗玛我呵,
永伴你们走,
永在你们中。”
“阿哥阿黑呵,
你若想阿妹,
站在山顶上,
高喊一声呵,
你妹阿诗玛,
在崖上答应你,
阿哥喊一声,
阿妹应一声。”
嗑松明子多,
祖传歌子多,
歌多记不清,
我就懂这些。
彝家的歌子,
数这支最好。
彝家的调子,
数这支悲伤。
老树结果实,
为育小树苗,
老竹伸根茎,
为生小竹子。
为了儿孙们,
不忘过去事,
我唱这一首,
古老悲伤歌。D3j彝族人网

 
   录入整理:张家有
D3j彝族人网


 
 D3j彝族人网

 D3j彝族人网

责编: 措扎慕 上传: beley工作室 标签: 阿诗 玛长篇 叙事诗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