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山彝族婚俗中的尼苏“日泄”(泼水)习俗

作者:杨正毅(彝族) 发布时间:2017-11-15 原出处:彝族人网

  尼苏“日泄”(泼水)与其他民族的泼水是有区别的。彝族没有泼水节,彝族泼水是在彝族姑娘订婚或出嫁时才举行的隆重仪式。每个彝族寨子里不管哪家的姑娘订婚、结婚都要举行泼水。泼水是未出嫁姑娘们的“专利”,只有她们才有资格给迎亲客泼水。
iSV彝族人网


iSV彝族人网

iSV彝族人网

彝族婚礼现场(图片来源:彝族人网彝人论坛 s阿k刚y摄影)
iSV彝族人网


iSV彝族人网

  生活在祖国大西南的彝族人有自己的婚俗。解放前生活在安宁河流域和雅砻江两岸的米易彝族地区处于奴隶社会,彝族人被划分为不同的等级,盛行包办婚,实行严格的等级内婚和家支外婚,姑舅表优先婚,姨表不婚的习俗。彝族一般盛行等级内婚,不与同一家支通婚。同时,彝族也不与其他民族通婚。在米易彝区,男女通过说媒恋爱结成伉俪,父母包办的婚姻非常严重,彝族青年男女没有婚姻自由权。改革开放后,彝族婚俗有所改变,但在传统婚俗的约束下多数彝族青年男女仍然是等级内婚,与其他民族结婚的有,但比较少。iSV彝族人网


iSV彝族人网

  订婚是彝族婚姻中一个重要的环节。双方父母同意,彝族青年男女之间相互心仪后,请彝族“毕莫”(算命先生)选择一个吉祥的日子。男方找位“伙嘎”(媒人)与几个小伙子去说亲(定亲人数只能是单数),定亲时男方需要提着两斤白酒,带着一定数额聘礼。女方家则邀请一些本村年轻漂亮的姑娘提前预备好水。上世纪末,许多彝族居住的地方没有安装自来水,用电、用水极不方便。有些彝家寨子需要到一公里外的河沟或井水里去背水,不管水源有多远,勤劳善良的彝族姑娘们为了泼水,向外寨人展示自己聪明能干的才华,在客人未到女方家时提前把几十个桶、盆全装满水。预备好充足的水,等待着远方的客人的到来。iSV彝族人网


iSV彝族人网

  在“伙嘎”(媒人)的带领下,杰克色布(准新郎)家的客人们面带笑容翻过九十九座山、跨过九十九道河,走了九百九十九里路大大方方的走进沙玛阿依莫家(准新娘)。沙玛家邀请本寨子里的亲戚在家里喝酒、品茶等待着杰克家客人的到来。沙玛家的大厅,三个锅庄内烧着旺盛的火,主客相互问候后,媒人提出了本次来访的目的,提醒杰克色布把两斤白酒拿出来用双手恭敬的献给沙玛男主人,“大舅,这是两斤白酒、请您笑纳”。又拿出一包烟给沙玛家亲戚一个个敬上烟。沙玛男主人用彝族酒杯盛满一杯杯美酒端给客人与寨子里的老人。女主人把一碗碗热茶端给客人。寨子里漂亮的彝族姑娘们穿着崭新的节日盛装怀着羡慕的心情来看看杰克色布长得帅不帅,看看来泼水的小伙子们是否有心仪的。来泼水的小伙子们眼睛也没闲着,大胆地用黑色的双眼含情脉脉的盯住长得最漂亮的姑娘,把最漂亮的姑娘看得不好意思,只好把低下头跑开。寨子里的小伙子看着自己心爱的姑娘被其他男人紧紧盯着,心里多不舒服的,恨不得与紧盯自己心爱姑娘的男人摔跤比高低,但在这样的订婚场合又不好说出来。沙玛阿依莫的父母看着杰克色布身体长得结实而且帅,心里美滋滋的。沙玛男主人发话了:看着你们杰克家怀着一颗真诚的心远道而来,那我们这桩婚事不能空着吧?媒人听懂意思后说:你们沙玛家养个女儿成人也不容易,那就谈谈聘礼吧。“我们沙玛家的阿依莫长得俊是十里八乡都知晓的,我们父母供养一个女孩到大学毕业,再当个教师也不容易,你们家就出50万吧?就当作帮助我们家”。“姑娘长得俊我们早就听说,今天目睹了,真的长得比听说的还漂亮几倍,可我们那边供出一个大学生考上公务员也不容易,我们两家联姻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两个家族的共同协作发展,50万是太高了,就20万吧,可以吗?”经过主客间几轮协商,最后聘礼定为288800元这个吉利的数字。沙玛家与杰克家的两位老者把酒杯里的酒干完。杰克老者拿出10万一扎的钞票给媒人,媒人把100元一张的10万元钱又一张张的数给沙玛家男主人。iSV彝族人网


iSV彝族人网

  收了聘礼后沙玛男主人高兴的发话:“阿依伍(小伙子们)可以杀羊招待客人了”。此时姑娘们把事先预备好的水泼向媒人。媒人全身湿透了,可高兴地说:“你们寨子里的姑娘个个都能干漂亮,将来能远嫁帅小伙”。水一瓢瓢似瀑布般向小伙子们泼去,小伙子们能躲则躲,不能躲,就只能让姑娘们泼着,还挑逗着姑娘们说:“表妹儿,再来一瓢,我们走累了口渴了”。姑娘们有些泼水、有些背水(挑水)作了分工,泼水战就这样打响了。主人家的屋内全是积水,姑娘们把水舀出门外后,又继续泼水,姑娘们换了一批,又来一批,水不停地似石头般向来泼水的小伙子们身上“砸”去。泼水声、笑声、呐喊助威声相互交织,平时比较冷清的彝寨此时沸腾了。iSV彝族人网


iSV彝族人网

  白坡山下的麻陇彝寨,泉水在叮咚声中欢快地向南流去。夕阳西下,晚风吹拂着、松涛阵阵。寨子里的小伙子们在姑娘们高兴的泼水声中,干净利落宰了两只山羊,一坨坨羊肉在沸腾的水中煮着。完成了任务的小伙子们一人拿着一瓶啤酒,边喝酒边观看“泼水”战。在旁边议论那个姑娘泼水有技术,那位小伙子被泼实在了。在小伙子们的谈论声中,漂亮的姑娘们越战越勇,泼水技术好的姑娘把自己的好经验传授给其他姑娘,泼水技术都学好了,客人小伙子们就难受了、人人被泼得像个落汤鸡。此时,喜欢作恶作剧莫色阿芝,走进厨房,拿个小碗用双手把锅灰与猪油相互搅拌,把搅拌好的锅灰抹在手上,向来泼水小伙子们奔去,把一个小伙子的脸抹黑了,其他姑娘也学着拿锅灰抹客人的脸,一会儿工夫,个个来泼水的小伙子脸及衣服都被抹黑了。此时来泼水的小伙子们生气了,用手擦自己的脸来反抹姑娘们的脸,姑娘小伙子们个个被抹得像非洲黑人。有的在泼水、有的抹脸、有的在旁边笑,把订婚泼水氛围推向高潮。iSV彝族人网


iSV彝族人网

  在厨房作后勤的小伙子们把一盆盆热气腾腾的坨坨肉及一件件啤酒端上桌,邀请杰克家客人和寨里老人们喝酒吃饭。来泼水的小伙子们、寨里的姑娘们用肥皂、香皂洗脸,可是搅拌了猪油的锅灰洗几十次也洗不掉,个个还是黑着脸,你看我,我看你,你笑我,我笑你,黑色的脸上只露出白色的牙齿与明亮的双眼。彝族“水”战结束后,“酒”战又拉开序幕。iSV彝族人网


iSV彝族人网

  沙玛家小伙子们端着一杯杯美酒来敬远方的客人,杰克的客人们非常客气,只应战,不敢恋战(不敢反敬酒)。“酒”战冷清了。此时,漂亮的姑娘们出“战”了,她们提着一瓶瓶啤酒向客人们挑战。“表哥,来,干一瓶 ,敢不敢?”小伙子们只好应战。“俺老表端酒喝,俺表妹端酒喝,管你喜不喜欢端酒喝,喜欢呀也要喝,不喜欢也要喝,管你喜不喜欢都要喝”,“美丽的杯子斟满美酒,举呀举起来,友谊的美酒斟满美酒,举呀举起来”。彝族酒歌响起来,美丽的杯子举起来,姑娘们排着队,一个、一个向杰克家的客人们敬酒。喝酒声、歌声、笑声回荡在彝寨上空。沙玛家的小伙子们看到杰克家的客人只喜欢给姑娘们敬酒而不与他们敬酒就非常生气地走开。有个小伙子还说着:“这些杰克家客人,重色轻友,不管他们了,咱们到客房去喝酒,喝个尽兴”。iSV彝族人网


iSV彝族人网

  姑娘们先把瓶子里的酒干完,客人小伙子们也不甘示弱把一瓶瓶酒干完,姑娘、小伙子们越战越勇,连不会喝酒的客人小伙子也非常愿意接受美女的挑战。你敬我一瓶,我反敬你一瓶。姑娘们唱完九十九首酒歌、喝完九十九瓶酒时,客人们也喝完九十九瓶酒。一会功夫,姑娘、小伙们面前堆着喝完的30多件酒箱,主人、客人个个喝得脸都发红,有些酒量小的姑娘也说不清楚话,甚至有些没有喝过酒的美女边喝边吐。莫色阿芝似醉非醉,把右手搭在最帅的客人肩上说:“表哥,订婚了吗?我就喜欢你,娶我吧?”iSV彝族人网


iSV彝族人网

  主人家发现预备好的180件啤酒只剩20多件了,怕姑娘们、小伙子们喝酒喝出事,就出来劝阻说:“姑娘、小伙们,喝酒伤身,喝多了会误事,大家来跳达体舞解解酒”。姑娘、小伙们手拉着手,跳起欢快的彝族达体舞,结束了这场激情燃烧的“酒”战。订婚泼水仪式在彝族男女老少们欢快的跳舞声中划上圆满的句号。(杨正毅 米易县民族中学校教师 联系电话:15808100132)iSV彝族人网


iSV彝族人网

  (作者简介:杨正毅、男、中共党员、彝族、一级教师,生于1972年10月,米易本地人,1995年7月毕业于四川省阿坝师专中文系,2005年函授毕业于攀枝花学院人文社科系中文教育本科。先后在米易县麻陇中学、撒莲中学、丙谷中学、民族中学任教。2012年7月被攀枝花市委授予为创先争优优秀共产党员,先后被市委宣传部、米易县委、政府、《攀枝花日报》社、米易县委宣传部、县电视台授予为:优秀舆情信息员、优秀通讯员、优秀特约记者等称号。先后在《四川日报》、《攀枝花日报》、四川新闻网攀枝花频道、米易电视台上发表新闻作品600多篇。先后在《攀枝花日报》、《攀枝花晚报》、米易《安宁河》上发表《彝家拜年》、《神奇的麻陇彝寨》、《彝乡之子》、《与书为伴甜蜜的日子》等散文、小小说60余篇。)iSV彝族人网

编辑: 措扎慕 发布: 措扎慕 标签: 凉山 彝族 婚俗 尼苏 泼水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