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散文/随笔/小品

张书迎:彝人印象(七~八)——彝人与酒

作者:张书迎 发布时间:2021-01-13 原出处:彝族人网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

彝人印象(七):彝人与酒

“汉族贵茶,彝人贵酒”。彝族人爱酒,虽没有达到“可以三天不饭,不可一日无酒”的地步,但酒在彝族人的生活中却是实实在在地不可或缺。

走访亲友要带酒不必说;村里婚礼、葬礼,也可以不出礼金,送上几瓶酒就行;即便是“做迷信”(驱邪治病的宗教仪式),毕摩身旁也要放两瓶酒,边喝边唱……

若是遇到家族大事或是邻里矛盾,他们就搬上几箱酒,聚坐于山坳或是坝上,边喝酒,边议事,就像我们汉族人边喝茶边聊天一样。可别小看这些“酒会”,常常瓶尽酒干之后,大事就已议成,干戈化为玉帛,矛盾消失于无形,法院断不清的民事案件 ,却可杯酒释前嫌。

image.png

彝族人喝酒对菜肴不讲究,有酒有菜固然好,有酒没菜也行。就像上边所写,家族聚会,贤达议事,冤家求和 ,无须山珍海味,美味佳肴,只几箱酒,足矣!

个人饮酒,就更简单了。在昭觉县城,几次看到有人只拿着一瓶酒,坐在街边,旁若无人,一口口地呷着酒,连“一碟茴香豆”也不要。醉了,就和衣就地而卧,不嚷不闹,醒酒后自行回家。

有一年我趁着彝族年家访,一家进门就递给我一碗家酿甜酒,一家则是递给我一瓶“雪花”啤酒。没有桌凳,也无菜肴,站着一饮而尽,主人才会高兴。哦,对了,在大凉山腹地的昭觉、布拖、美姑,去彝族人家里做客,是喝不到茶的,他们都是以酒代茶,就像他们的《敬酒歌》中唱的:“彝家有传统,待客先用酒。”

然而,他们爱酒却不酗酒,提倡节饮,讲究酒德。古有彝谚曰:“一碗值千金,两碗值骏马,三碗不如狗。”彝族的先人们认为,微醉为上,大醉为下,烂醉有失体统,至于酗酒闹事,则道德有亏,行为恶劣,需给予一定警戒。

彝族是一个习惯于“大块吃肉(坨坨肉),大碗喝酒”的民族,在他们那儿,你们看不到汉族过去常用的“酒盅”。他们过去常用的是木制或牛角制成,饰之以红黄黑三色漆画的酒具,非常漂亮(如图)。临来时学校送我一套,我一直放在书架上作为工艺品欣赏。现在,他们喝酒都是用碗或瓶子、杯子,看了总让人

觉得没有了先人饮酒的华美和庄重。

过去,彝族人喝的都是自酿的酒,有白有甜,酒料多样,都是当地的农产品:洋芋、玉米、青稞、苦荞等,酒曲据说是由十六种当地特有植物组合制作,工艺相当讲究,因而酒香独特而浓郁,品质十分优良。

有一年彝族年过后,一位学生送给我两瓶他们家自酿的酒。打开盖,一股气体如碳酸饮料开瓶时一般喷出,酒香浓郁。视之色青白如米酒,入口绵软糯甜。这种酒度数不高,老少皆宜。

最让我神往的是当地耳闻的一种“杆杆酒”。“杆杆酒”在彝语中叫“芝衣”,系采用玉米、高粱和荞子酿制而成,其制作方法复杂。开用时,须加足冷水,再放上一、两个小时就可饮用。饮用时大家围坐,插入若干麻管或竹管,直接用嘴吸插管来饮。气氛热烈,其乐融融。 

不过现在已很少有人再去酿酒,大家多喝现成的啤酒或是白酒,“杆杆酒”没有了,就连过去那种大家围坐地上,依次传递酒碗或酒瓶畅饮,笑谈古今的“转转酒”也没有了。彝人喝酒越来越像我们汉人,睹之不免令人多少有些失落遗憾之感!

总幻想着有那么一天——只一天,我骑着骏马奔驰在大凉山上,路遇那些披着查尔瓦,盘着“天菩萨”的诺苏先民们,与他们围聚而坐,传递着各自带去的盛满美酒的牛角杯,宾主同欢,痛饮达旦,尽醉方归……


彝人印象(八):酒后不饶人的数学老师 

彝族是一个崇尚“喝最烈的酒,骑最骏的马”的民族 ,所以彝人几乎个个爱饮酒。但囿于古训,他们大多饮酒不酗酒,即便酒醉,也是睡上一觉了事。

但昭觉民族中学的的日当代老师是一个例外。

image.png

好像是在我到昭觉不久的一个午后,他在学校大门口遇到我,挺拔的身躯堵在我面前,双目炯炯地睥睨着我:“你,是那个来、来支教的老师?听说你,瞧不起、我们彝族孩子?!”他的汉语发音生硬、凝滞,一字一顿中隐含着一种威严和不满。

我抬头看他:身材高大,古铜色皮肤,高鼻,深目,五官精致,典型的彝族美男子形象,只是他的蜷曲的头发近乎全白,让我看不出他的真实年龄。

“哪、哪有的事……”对于这样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的突然质问,我的思想毫无准备,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是下意识地连忙否认。

“我跟你说、说,我们彝族的孩子是、是、最优秀的,没有人能、能看不起!”他似乎并不在意我的辩解 ,只管自顾自地说下去。

面对一个陌生人突如其来的发难,仓促之间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才好,只得假装和身旁学生搭讪,顾左右而言他地赶紧溜走。

后来一次闲谈时我和马校聊及此事,马校大笑着说:“那一定是当代老师,他喝多了酒就这样。”

当代老师尊姓“的日”,昭觉民族中学的数学老师,爱饮酒,喝多了就会不管不顾地和人言辞上较真,有的没的,夹枪带棒,没完没了,直到你逃掉为止。

于是以后我就躲着他走,不过偶尔还是可以在学校教师群里领教他的厉害。

“上头的官老爷又做什么来了?整天来来也没见过给学校什么贡献,只是给学生添乱,又穿校服又打扫卫生的。”他的只一个彝文字母的QQ头像一上线,我们就知道他又喝多了,因为他平时是极少在教师群里说话的。

他的牢骚有时让人看不明白,但细琢磨还是能领会出一些,多是埋怨上边对民族教育重视不够,或是对彝族孩子关爱太少之类的。每当这时,群里就会全部噤声,任他一个人说下去,因为如果有人和他搭茬 ,他就会一直和你说下去,直到你偷偷地溜之大吉,他再兀自唱独角戏。

不过他对学生却不这样 ,他的学生甚至不知道他有爱酒的嗜好,更别提他的酒后不饶人了。相反,他对学生极有耐心和爱心。学生不好好学习,他会讲述自己小时候求学的艰难和苦楚;有的学生风传谁爱上了谁,他给学生讲爱有多种,不能把纯真的同学之情庸俗化;学生回家没有车费,他会当即把钱借给学生,尽管有的学生偶尔会借而不还……

学生对他尊敬之处远不止这些。 他是一位数学老师,却对彝族的历史文化非常热衷:

他的个人空间,没有关于数学的只言片语,累日连篇的都是彝族历史文化知识;痛心于一些学生不重视自己的母语学习,他坚持课堂上用彝语教学,利用课间教学生彝文字和语法;即便对我这个汉人,他也不忘用彝族历史文化熏陶和影响我:

“我们彝族文字和你们汉族的甲骨文同样古老!”

“我们创世纪史诗《勒俄特依》说,彝、汉、藏本是亲兄弟!”

 ……

 每当他喝过酒同我说起这些时,我都是连连点头称是,我可不想被他纠缠着辩个没完,虽然这时我们早已经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当然,我这么做没有一丁点儿瞧不起或是敷衍他的意思,而是对他内心始终充满了敬意。

一个热爱自己民族文化,为本民族教育事业兢兢业业工作的人,不论何时何地是何民族,都值得人们尊敬!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