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文学评论

鹰语者·木炭火——读普驰达岭《临水的翅膀》

作者:赵振王 发布时间:2010-11-08 原出处:彝族人网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
读普驰达岭的诗集《临水的翅膀》,让人感觉得到屋里屋外撒满木炭燃烧的温暖。木炭,窜不出太高的火苗,却有比火苗更烫人的温度。
 
读普驰达岭的诗集《临水的翅膀》,让人看得到雄鹰翱翔中遗落的鹰语。鹰语属于高空语系,在地上踟躇时,也能听懂苍鹰翅膀划过天空的语言。
 
普驰达岭,是一堆燃着的木炭,是一个流畅说话而不会口吃的鹰语者。
 
想象我裸行的影子/如何躺进一只杯子/品完一夜的孤独与忧伤”。 普驰达岭孤独的方式就是写诗给世界品味,忧伤的流露就是讲一口流利的鹰语给大家聆听。诗集细读过几遍了,与诗集无关的音乐还在起劲地流动,流得比河水慢却比血液快。在快与慢的流韵里,想着诗里诗外的一些事情。这样的方式,与我的个性和嗜好很合拍。
 
此时此刻的普驰达岭,是身处于出生地的禄劝,还是呼吸在谋生地的京都,并不重要,最要紧的是我已经身置于一个纯粹的鹰语者的语境里,被彝语酿造的转转酒灌醉了,在火塘边被木炭燃就的温暖留住,与诗人夜晚促膝长谈。酒,可以喝,况且,我的酒量不赖。这回,再好的斗酒男人,也被普驰达岭劝醉,在不知不觉中就被一个鹰状的彝家兄弟灌醉了。
 
燃烧着的有滚烫的酒,也有滚烫的木炭。来自体内或者体外的温暖,让我里里外外都没有冬天的寒冷。普驰达岭的鹰语,闪动着红色或者蓝色的火苗,把我推向情感的前沿接受诗人对我多少有些萎靡不振的情绪激励。普驰达岭的诗句拥簇着我,把我带回那一座座熟知的彝山,带回到那一条条扎猛子、逆水而游的河流,情绪就开始高涨:“成群的部族向南向南再向南/落英般的英雄结顶着低垂的流云”。是彝家汉子把英雄结垫得很高,还是英雄结把彝家汉子提拔得很高,在醉态的朦胧眼神里,我从此失去判断能力。“头顶蓝天/脚踏高原/手举太阳/用响亮的口哨,放飞一群群雄鹰”。 普驰达岭把白云当披毡,把狂风当马骑,向着既定也是咬定的北方走着,走到了学者、诗人的身份和中国彝族人网总编的头衔和责任里,为彝山的人和事歌功颂德、树碑立传。
 
我们彝山,有漫山遍野的马樱花;我们彝家,有世代不熄灭的火把;我们彝族,有不倒的英雄结和不朽的百褶裙……所有这些,这些的这些,奶奶告诉过我,妈妈告诉过我,我自己亲经着并将慎重而庄严地传承下去。普驰达岭,鹰的代言人,鹰语的重塑者,北漂行动的实践者,作为一只鹰,一定像在本乡本土的彩云与清风、山峰与河流、村寨与田畴之间自由翱翔。
 
鹰,是蓝天的骄子。鹰,有世界上最矫健的翅膀。普驰达岭的翅膀,有临水的,有临空的,有临界的,更有抵达内心的。普驰达岭有鹰的翅膀,有鹰的语言,有鹰的高空。普驰达岭,可以用负重的翅膀带我飞翔,我把粗糙的手和虚弱的心,都交给一只鹰了。辽阔的西南天空,装不下雄鹰强劲有力的翅膀,在整个彝人飞翔的过程中,普驰达岭是鹰群里一根刚中含柔的羽毛,把陆地当作天空翱翔。鹰,飞高了,飞得远了,就会给“思乡”这个词戴上一顶竹篾帽而不显孤单啊。“望一望与心很近的南高原,此时的思念,如断句的虚词,遥不可及”。 高了、远了的鹰啊,灵魂的脚印可以像树叶般飘失又涌现,根须依然深扎于故乡的山冈上,而一切的心绪自由如山风。
 
在置放诗集《临水的翅膀》的不远处,我还有幸读了普驰达岭为傣族女作家乔丽最近出版的心理散文·小说作品集《人·从·众》写的一个题为《言语叙事与心理审美》的评论,才发现再远行的翅膀都是肥沃的故土里健长着的羽毛啊。普驰达岭说,文学就是心灵的叙事,是发自内心的心性呢喃。而对所存在状态的境遇进行从心理学的视角切入抵达的内核,进行持续的审美、发思、提炼和评判,既是当代文艺工作者的重要责任,更是文学叙事创作的价值使命所然。普驰达岭在解读乔丽及其作品,透过文字看文字深处的内核,那不也是他自己心灵的独白吗?
 
普驰达岭的诗歌,藏在深处的东西就似展开在天空里的羽毛和翅膀,让人看到的是飞翔的速度以及由飞翔传递给人的力量。微动或震撼,都会让人坐不住,想跟着跳跃和翱翔。特别是那些散文诗,形式上的美感和内容上的愉悦,都是一壶醇美的老酒,让人醉而不伤身;都是一个祖传的火塘,或远或近都让人感到温暖;都是一首久唱不衰的情歌,让人体味那些媚而不俗的爱情。
 
应该在深秋完成这个情不自禁的读后感,却到了初冬才写成《鹰语者·木炭火》的短评,其间,因我突然被指定为原保山地委书记杨善洲创作一部长诗的艰巨采访任务搁浅了近一个月。我想,普驰达岭绝不会因为我的迟缓反应而影响鹰的继续翱翔,和用鹰语对着无垠天空的诗意调侃。西南的天空飘满动人的彩云,彩云和鹰永远飞翔在我不远的记忆里,也飞翔在我鲜红奔流的血液中。
 
拥有热爱、珍惜、团结、互助、上进、拼搏等营养液、精神钙片和精美食品,我们的人生就不会饥饿,旅途就不会寂寞。
 
诗人普驰达岭,亦然。
 
老党员杨善洲,亦然。
 
崇尚生活和生命的赵振王以及他的那些熟悉或不熟悉的友人们,亦然……
 
延伸阅读:关于《临水的翅膀》
 

ISBN :978-7-5063-6547-5
作 者:普驰达岭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日 期:2008年12月
开 本:32    版 次:1次
页 数:118页
装 帧:简装
定价:16.00元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