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髻山上鹿含草——螺髻山神话传说四则

作者:阿凉子者 发布时间:2015-08-12 原出处:彝诗馆 彝族人网
【浴女望月】
 
  只要你来到普格,站在螺髻主峰脚下的荞窝镇旁,借着夕阳的金辉朝西面望去,便会看见一位轮廓分明的美女,枕着一头飘逸的秀发,躺在温泉瀑布里,她,正是螺髻山人常说的当年因为浴身兴奋入睡而忘记回飞的望月仙姑。
 
  ……如今螺髻大山温泉瀑布西南方向的药草坪上,有着数十来尊形态各异的石桩,她们有的站着,有的蹲着,更多的是如象怕冷似地把头蒙在“披毡”里。传说这是一队从那西海神山飞来的仙女,她们要在天亮之前飞抵布拖境内的阿布彩洛山。
 
  仙母、仙姑、丫环们飞在螺髻山梁小憩时,就在朗朗月光下,仙姑跷蹊发现山脚茂密的森林深处腾出一股轻纱薄雾般水气,于是,好奇心的她瞒着怀抱妹妹的仙母,悄悄飞下山来,探求密林深处的蒸气为何物?
 
  当飞落林间的仙姑拨开树枝探头一看,形成庞大水帘的温泉瀑布已显现在眼前,面对这胜过仙景的乐园,兴奋尽了的仙姑便唰唰脱下自己的仙衣和仙裙,梭身跳进了玉珠奔泻的温泉瀑布中忘记了回飞,忘记还要赶路,忘记白昼是她仙族禁飞的时辰,只感到她在劲泡之中是如此这般在她无比动情的青春眸子里仿佛朗朗月色之下枕着这道黛色的山梁的心旷神怡,夜空穿云行走的月儿更象是在为她牵着催眠绳……不知不觉间,忘情泡于温泉之中的仙姑渐渐睡着了。
 
  螺髻山梁上,怀抱婴儿站立等候的仙母,缩头蹲在身边的众丫环,遥望远方等啊等,没有等到仙姑飞回的影子,最终等来的是东方天际一道黎明的曙光。仙母再也不能飞走了,她已变成螺髻山梁这尊恰似妇人怀抱婴儿的石柱,丫环们也就成这群如同蹲立的石柱,仙姑也变成这尊激泡于温泉瀑布的仰躺着的浴女望月图。
 
  讲述老人:沙马尔体,荞窝镇城西村村民
  记录整理:阿凉子者,普格县文化馆
 
 
【螺髻山上鹿含草】
 
  神奇美丽的螺髻大山上,生长着一种能够袪火止泻的药草,这方的彝人把它亲切叫作鹿含草。说起鹿含草,还有一段神奇的故事:
 
  传说很古时候的有一年,螺髻山乡发生疟疾,夺去了无数男女老幼的性命。在当时的螺髻山林里,住着一位丧妻、丧子、身染疟疾的孤苦老大爷。有一天,老大爷拄着木棍刚出自己的窝棚,阵阵撵山的犬吠又从对面老林中飘来,飞进大爷的耳里。忽然,一只正被猎人猎狗撵着的鹿姑娘跃出山林,惊恐万状逃在窝棚边大爷的面前,央求大爷把它藏起来。要不,尾追的猎人猎狗快要逼近了。
 
  大爷不耐烦地说,疟疾都快夺走自己的老命了,哪里还心思救你一只小鹿子,老人抬起无力的手,劝鹿姑娘自己逃命去。
 
  眼看尾追不舍的猎人猎狗已经在咫尺,鹿姑娘可怜的眼眶涌出了寒心的泪珠。大爷一见,心软了,便把鹿姑娘藏进了自己的窝棚,然后故意躺在自己的小门边呻吟。
 
  手持金弓的猎人尾随飞驰的猎狗来到大爷窝棚边,并问大爷,有只山鹿可否在这里经过?大爷故意拖着有气无力的腔调说:“哎呀,疟疾都快夺走我的老命了,哪里还有心思看你的鹿子哟!”猎人们一听大爷是身染疟疾者,吓得赶紧捂住鼻子怕被沾染似的逃之夭夭了。
 
  见猎人牵着猎狗逃去后,鹿姑娘走出小窝棚,问起大爷染的什么病,经过大爷述说自己的病情后,鹿姑娘叫他先在这儿等着,自己去去就来,便活蹦蹦地跃进了老林,没过一会儿,鹿姑娘又跃出老林,回到大爷的面前。老人抬眼一看,见鹿姑娘嘴边还街着一株青嫩的山草。这时,满怀感激之情鹿姑娘开始说话了,它要大爷赶紧把这山草熬汤喝下,疟疾立刻就会好。说完,鹿姑娘告别大爷,又隐没在茫茫林海中……
 
  目送鹿姑娘走后,大爷回到自己的窝棚,按照鹿姑娘的吩咐,将这株山草熬成了汤喝。果真,药汤刚一进肚,大爷的疟疾全好了。于是,兴奋不已的他老人家跑遍整个螺髻山,处处传颂着神奇的鹿姑娘和它那神奇的药草。就这样,按照大爷意思喝下这类药草汤的螺髻山乡千千万万个疟疾病人全都被治愈。后来,为了纪念这只救命的鹿姑娘,螺髻山人把这株救命的药草亲切称为鹿含草。
 
  讲述老人:沙马尔体  荞窝镇城西村村民
  收集整理:阿凉子者  普格县文化馆
 
 
【石达开屯兵药草坪】
 
  顺着温泉瀑布大峡谷拾级而上,最终到达的目的地,便是足有两千公顷的绿茵茵的药草坪。
 
  一望无尽的药草坪,位于螺髻山主峰——螺髻峰的西南侧,这里生长的药草、川贝、天麻、人参等等不下数千种,正因为这样,人们才把这叫作药草坪。
 
  说起药草坪,螺髻山人都会谈起石达开率兵路过药草坪的那段奇特的传说:
 
  ……石达开太平天国军刚到药草坪,便与这里的彝人展开了一场刀矛相接的殊死肉博战,突然,一个太平军的手臂被砍断,只剩一节连着肩胛的肉皮,滚下了草坡,突然,那这只残臂不知碰在一株什么神草上,使这位士兵的刀伤完全复原,连个小小的伤痕都没有。这事立马被禀报到石达那里,石达开便下令屯兵药草坪,白天顶着烈日寻、夜晚举着火把找,找了九天九夜,但始终没能找到这株神奇的灵草,石达开只好满怀遗憾,离开药草坪,直奔大渡河。虽说这故事未必当真,但药草坪的用医草,多得像那满天的星颗,谁都数不尽,正因为如此,螺髻山人才有这样两句歌:
 
  药草坪啊药草坪,
 
  一把斗笠下面都有七种药。
 
  如今的螺髻山已经大开放,倘若你要来药草坪旅游,那么,携医备药的事儿大可不必,因为只要一进药草坪,那些头痛脑热的,对这里采药的彝家大爷来说,是小事一桩,不足挂齿,喝下几口药草汤就好。
 
  药草坪的正中央,有块绿茵茵的大草坡,远远望去,像是谁在那里铺了一张绿色地毯。这里,正是游人休闲过野餐的韭菜坡。韭菜坡上长的草,全是青一色的野韭菜,假如你要这里来旅游,只需捎上几个小面包即可,回为只要一进韭菜坡,不付分文,伸手既得的肥嫩野韭菜,是你天然的佳肴。
 
  吃饭了,喝足了,也许夕阳已经西下了,但这不要紧,韭菜坡旁那块庞大的石板下,足以容纳二十人过夜。这是药草坪上天然的“宾馆”。游人可在这里燃起熊熊的篝火,唱起动人的情歌,更可与自己的情人手携手,爬上这“屋顶”,眺望东山顶上刚刚升起的朗月,更是一种唯独螺髻大山游人才会拥有的享乐。
 
  欢迎你来螺髻山乡来,欢迎你到我螺髻山上草坪,这方热土这方的人儿将会与你手拉手走进药草坪,寻找石达开的那株神奇的药草。
 
  讲述老人:沙马子惹,荞窝镇城西村村民
  收集整理:阿凉子者,普格县文化馆
 
 
【螺髻山上分母石】
 
  位于普格境内的螺髻大山最南端,有一块十人合抱的大石板,被刻画在石板正中的古装妇女像,足有一个人高,但因日晒风化,已是班驳难辨,只能见个隐约的轮廊。
 
  “洛界蒙独地”这个名字翻成彝语便是“分母石”的意思。这是怎么回事尼?这是一个以残忍的手段,寄托对母爱的故事……
 
  相传在很古很古的时候,大凉山东北方向一个叫伞库呷哈1的地方,住有一个名字叫仆侯的大土司。这个仆侯土司养有三个儿子:老大叫仆侯阿土,老二仆侯阿子,老三叫仆侯呣呣,有一年为了寻找富庶的丰水地,仆家兄弟仨便背着年老的母亲,从家乡伞库呷哈开始南下了。
 
  仆家兄弟仨临行的时候,曾有三百只云雀、三百只锦鸡、三百条獐子、三百只狼……都说要来送行,但被仆家兄弟仨婉言谢绝了。
 
  ……走哇走,不知走了多少天,兄弟仨便来到了拉补俄种2的地方。但这里的气候太炎热,这里住的无不是汉人,这里有血之物都会身染泡肿(水肿)病,作为彝山之子……仆家三兄弟,说是不能跟汉人居住在一起,就像水牛不能跟黄牛在一起。因此,兄弟仨人只好继续朝南走。
 
  没走多久,兄弟仨人又来到呣吞懂勒3的地方。但这地方彝人说汉语,汉人讲彝语,食的全是燕麦粑。所以,面对这地方,我兄弟仨想出了一个同样的想法:……这儿也不是滋莫4安家繁衍的地方。所以,他们又继续赶路了。
 
  来到坡使呷托5的地方时,看到这里不单狭窄,而且连草都不长,因此,兄弟仨又继续赶路。来到了洛依日打6的地方,这地方更让人心寒:光秃秃一片,连棵鹿子搓角的地方都没有,干瘦瘦的原野,连个野猪戏泥的水凼也不见,凌结在草尖的冰霜,象是一件庞大的银蓑衣,摇曵在竹尖的冰柱,细的就像千万颗铃铛,相互碰出叮噹响,粗的如同彝山犁牛颈上的抬扛,这个“霜重暴雨多,见种不见收,娶个媳妇都无酒”的地方,哪能作为仆家三兄弟的繁衍地呢?所以,他们又怀着畏惧的心理,赶紧离开这不毛之地,来到另一个叫四开拉打7的地方。
 
  四开拉打虽然是个好地方,但这里的奴隶太强盛,作寨主的土司常被砍脑壳。仆家兄弟仨只好打消住这儿的念头,继续赶路。来到另一个名叫纠托呣古8的地方。但这里的风沙特别大,而且是个彝人械斗,满坡洒过鲜血的地方。因此,仆家兄弟仨又继续赶路,来到了拖觉洛打9的地区。
 
  地区贫脊的拖觉洛打,是个挖土播种收不到粮粒的地方,遍坝的沼泽地,只能放猪或牧马。这时居住的男人,穷得有时拿起婆娘兑换盐巴吃。仆家兄弟仨,也就离开此地,朝西北方向走,来到妞莫洛洛10的地方。这里长的满山青杠树,找不到一根做道叉的枝丫;这里生的遍野的石头,也找不到一块适合打磨的石料。因此,兄弟仨又赶紧上路,来倒日什特布11。在这地方,田里的蛙声似狼嚎,枝头的蝉音像猪叫,再加炎热的气候,仆家兄弟仨被吓倒了。于是,他们又赶紧起程。来到了日什波克12这块大石板旁边时。疲惫已尽的仆家兄弟仨心厌意尽了,他们要准备分路,各奔前程,但是谁都争着带起母亲走,在争无结果的情形下,兄弟仨商议后,准备用母亲分尸。于是跑去找来一根马桑树的棒,敲死了母亲(至今彝人火葬及嫁娶喜事都是禁用马桑树,只准让它做染黑披毡的料)。搁母亲尸体的是一块大石板,割母亲肉的是携带的石刀。
 
  兄弟仨在这大石板上刻完母亲的遗象后,开始了了分尸:老大仆侯阿子得到母亲的头,他将要到西南方向的字字仆乃13去;老三仆侯阿子背着母亲的腰,要到南方绍呣呷讨14去;老三仆侯呣呣呢,把母亲的手脚,留在石板附近绍道呷支15的地方。
 
  分手之前,仆家兄弟仨相互说好了将来要为母亲送魂的办法:老大说,他为母亲送魂时,道叉16将用金银树,宰的是狼和虎,杀的禽是锦鸡和雄鹰;老二讲,他为母亲送魂时,牵出獐子锦鸡来宰杀;老三则说,他为母亲送魂的竹儿是翠竹,宰的将是猪鸡和绵羊(至今彝人“送魂”时,宰的仍是猪鸡和绵羊)。
 
  老大老二离走后,老三仆侯呣呣也开始上路了。他怀抱母亲的手脚,走向东方,来到库拉点峨17的地方时,用只黄母鸡为母魂洗尘,这才继续赶路,爬上马布山18。
 
  在马布山上,仆侯呣呣埋葬好母亲的手脚后,继续赶路,来到古尔火莫19的地方,这里同样是个寒冷的地天地:妇人背水都用棍儿敲冰柱,眼见此情此景,仆侯呣呣更寒心。所以,他又离开此地,来互呣尔吞子20的地方,但这里抢劫者成性,械斗事不断,无人听从土司的使,仆侯呣呣又只好赶路。
 
  走了好几天之后,仆侯呣呣见到了阿好凉日21。这地方人们吃的麦面,常泡肿病,仆侯呣呣不愿在这里落脚,便又开始赶路,经过人性野蛮的妞普放赤22,常年风雨的收哈尔尺23,狼凶虎猛的呣车俄勒24,阴晴无常的吾安哈古25等地主方,终于在纠托哈古26的地方,见到了生存理想的字字仆吾27,山。
 
  阳光明媚的字字仆吾山,山上绿茵茵的草坡是牛羊,山下平展展的坝子正插秧,秧田旁边圆溜溜的道路上,欢情的人儿正赛马;寨旁顽童正在玩石灶,乘凉农妇正在门边纺织雪白的羊绒。几经磨难的仆家兄弟仨也相逢在此地,从这以后,他们在这里安家,在这里插秧。这里,上山背的柴,柴里头也挟回松明子,下河背的水,瓢里边也跳进活的鱼。迷人的字字仆吾,就此成为滋莫的繁衍地。
 
  讲述老人:阿连阿仇  甘天地乡采洛村村民
  收集整理:阿凉子者  普格县文化馆
责编: 上传: beley工作室 标签: 螺髻 山上 鹿含 螺髻山 神话 传说 四则
收藏(0 推荐(

用户评论(共有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