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族纪事长诗梅葛:为逝者而歌

作者:殷必聪 发布时间:2014-05-13 原出处:云南网

  梅葛是彝族纪事长诗,历史较为悠久,是以耳闻口传形式流传了下来。梅葛的故里——直苴,流传着这么一句话:麂子是狗撵出来的、话是酒撵出来的、姑娘是小伙子撵出来的、山歌是小姑娘撵出来的、梅葛是悲伤撵出来的。的确我所采访了解到的梅葛演唱者,皆与逝者的思念情感而发自肺腑的散发内心之疼有关。jS8彝族人网

 
  接下来,笔者为读者列举几个梅葛歌者,他们是怎样对逝者的爱而歌。
 
  永仁县直苴村且田村民小组有一个名叫张利福的彝族老人,今年60岁,是州级梅葛传承人。他的生活经历很受人同情。他刚满6岁那年,年仅39岁的父亲因病早逝,给他幼小的心灵很大打击。他8岁时,他妈妈改嫁了,他便成了无人管的孤儿。他没有读书,幼小的身躯撑起了一个人的家。他很勤劳、很卖力,却始终没能拿到大人一样的工分,他内心的苦楚越来越多,他就用梅葛诉说他的痛苦。不论放牛羊、还是在家里他都不忌讳地唱。后来,不仅他的梅葛歌词丰富,还练就了一副好嗓子。他长大后,经常被抽调到业余文艺宣传队里参加演出,慢慢地成为了文艺队里骨干、台柱子。他妻子嫁给他之前,跟他同台演出过,也就是喜欢上了他的那个好嗓子,妻子不管父母的激烈反对,还是嫁给了他。
 
  那天,听他讲了他的艰苦生活的过程,并听了张利福小时候经常演唱的梅葛,让我感动不已。
 
  阿梅利阿梅——/别人也是人/我也是人/别人有娘护着/别人有爹管着/我独自一人/出门没人管/回家无人疼/半壁房子半张床/没有被盖没有垫褥/饿一顿来饱一顿
 
  阿梅利阿梅——/哪怕一条小狗也有爹妈护着/就是一只小牛羊也有爹妈养着/就连小鸟也有爹妈疼爱/小狗不用担心肚子饿/小牛羊不用担心饿肚子/小鸟天天有食吃
 
  张利福老人,唱着梅葛回想过去,回想过去唱着梅葛,唱到这儿,已经泪流满面,再也唱不下去了,我就安慰了他说,你现在有了两个儿子,又有了孙子,儿孙满堂,不愁吃、不愁穿,别伤心了。他泪水一揩,笑眯眯地唱了一首歌词不太准确的汉族歌曲《双脚踏上幸福路》。目前,他的确双脚踏上幸福路了,不愁吃穿,并且出门有两个儿子的摩托车接送。尽管生活改善了,日子好过了,可一直不忘梅葛的演唱和传承,每年彝族赛装节,张利福都要唱上一两首梅葛调。
 
  再说另一位梅葛州级传承人——李世代,他居住在直苴村且么村民小组。在村支书李海科、村文书李鹏桂和李世代孙子的带领下,走进了李世代家里。李海科向老人家介绍说,我们想了解他在部队期间的一些事迹。
 
  老人家听后开口了。李世代今年69岁了,他学唱梅葛同样与他的生活坎坷和生活遭遇有关。他也是6岁那年,死了父亲,当年他父亲才49岁。父亲过世后,母亲一直没改嫁,一人把4个儿女拉扯大。父亲的早逝,对他打击特别大,他在解除心中忧伤的同时,慢慢地学会了梅葛、学会了哭丧调、跳丧调。后来他17岁那年,他当上了兵,以新的环境淡忘对父亲的思念。
 
  到部队以后,在一个建军节文艺晚会上,他演唱了一首伤感的梅葛。他的战友们即使听不懂他所唱的内容,可忧伤的音调感染了全场的官兵,个个流下了眼泪。由于他的演唱技艺和一副好的嗓子,让他走进了连队的业余文艺宣传队。虽然,他在业余文艺宣传队里,可他对其他的军事训练毫不放松,严格训练,认真把握要领。在他的刻苦训练下,连队、团部举行的军事大比武,多次拿到了冠军。后来,他考虑到母亲在家里,无人照顾,就离开了生活4年的部队,回到了家乡——直苴。
 
  回家娶了老婆,生了孩子,生活即便清苦,一家人还是和和睦睦,可算是幸福的一家。没过多久,厄运又降到他头上,母亲过世了。不过更让他伤心的是,一个5岁,一个6岁,两个儿子,相继夭折。真是让他悲痛万分,对他的打击一次比一次大,他唯一健在的儿子,36岁又去世了,白发送黑发的那种悲痛的滋味,常人都可想而知的。由于他多次被打击,唯一的就是唱梅葛、说梅葛,以梅葛为伴、以梅葛为友,释放心中的忧伤。问起他的经济来源和生活依靠时,李老说,就是州政府给的3600元的传承人传承补助经费来维持生活。
 
  听他讲完以后,叫他唱一段梅葛时,他又拒绝了,说家里不能唱。于是我们来到学校,才请他演唱梅葛。他唱道:
 
  阿梅利阿梅——/别人长了一个头/我也长着一个头/别人长了一双眼睛/我也长着一双眼睛/别人长着一双腿/我也长着一双腿/别人是那样活/我是这样过/别人家里儿孙满堂坐/我家孤苦伶仃两老过/别家耪田种地有儿孙/我家犁田耙地就是我一个
 
  又说说直苴村委会且切村民小组李清元,他生于1942年6月,现年72岁,是州级“彝族赛装节”代表性传承人。他从小跟随老祖李月生颇学习毕摩祭祀,学习期间给老祖李月生当帮手做祭祀活动,同时学习了梅葛演唱。他老祖过世后独立主持祭祀活动。主要是为人做冷斋、叫魂、办丧事、喜事、看门向、撵坟地,为赛装节、火把节、尝新节、杀猪节等节日做开节仪式和祭祀活动主持。他很受当地老百姓的欢迎和喜爱。
 
  我们驱车到了直苴完小,在直苴村委会领导的带领下,沿着古盐马古道顺河而进,颠簸到了李清元家里。看到70多岁的老人还在忙活着,是为我们准备中午饭。饭后跟老人聊一些家常话,当提及梅葛的时候,他说不说这个了。我们才反应过来,在家里不能讨论梅葛的相关话题,更不能演唱。不过李清元老人家很爽快,说到赛装楼去,到时候讲什么、说什么、唱什么都行。
 
  看着他一直笑眯乐和的样子,其实他也有很多不幸。他8岁母亲去世,12岁时父亲去世了,后来长大结婚,生儿育女了,又在全家最幸福的时候,老婆又去世了,当时老婆才49岁。讲到他的这些不幸之事,还是很淡定,只是收起了他的笑容。
 
  他也知道我们是冲着他唱梅葛、讲梅葛而来,还没等我们要求唱梅葛,他就开始了。
 
  阿梅利阿梅——/无人烟时我爱你/有人烟时你爱我/无人烟时谁跟谁/有人烟时谁尾谁/天下只知你我心/我心不变爱你心/曾说你来深爱我/到头我来怜惜你/旧说爱我三生世
 
  阿梅利阿梅——家做筛子等你筛/门前撒灰盼你踩/一去离我不复回/冤做夫妻百日求/曾说夫妻就地拜/一拜夫妻你和我/二拜求生永幸福/三拜一生同想死/决然你离我分散/今我泪下挥而去/来世你我做夫妻/何时能够在来会……又唱了一段。
 
  阿梅利阿梅——/一屋两堵墙/两人一条心/一屋垮半壁/一人坐半边/一沟水半流/一挑剩一桶
  
 阿梅利阿梅——/放羊到山里/只见半匹梁/顺下山箐底/只见半截水/昔日一对人/现留我一个
 
  听了老人的一番演唱,我已经成了泪人,再也控制不住了,嚎啕大哭,因为我都跟他有过一样的经历——中年丧妻。人们常说:“老年丧子、中年丧妻、幼年丧父,是人生最大的悲剧。是啊!中年丧妻的那种悲痛是难于承受的。”
 
  彝族梅葛的确博大精深,《创世》、《造物》各梅葛片区的演唱内容大同小异外,内容最丰富、感情色彩最浓、最有感染力的还是《杂梅葛》。不过不论哪一类的梅葛唱起来都是与对逝者的爱放不开,非常伤感、非常忧伤的。
 
  啊!这就是永仁彝族梅葛。
责编: 措扎慕 上传: 措扎慕 标签: 彝族 纪事 长诗 梅葛 逝者
收藏(0 推荐(

用户评论(共有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