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王阿庐――彝族叙事长诗《阿诗玛》续集

作者:杨俊 发布时间:2005-03-03 原出处:彝族人网

  (根据泸西民间传说《阿庐传奇》①和《魏王点兵》②改写)

  注①"阿庐传奇":传说在宋代南昭时期,大小领主不断兼并和侵占农民和各部落的土地,变为自己的庄园,农奴过着凄惨的生活。1109年,37部人民起义反抗鄯阐(今昆明),虽先后被高升泰镇压下去,但广大农奴前仆后继,1147年,37部再度起义,围攻鄯阐城(昆明),杀死领主高明清。当时,泸西彝族白彝支系的阿庐部落就是东爨乌蛮37部之一,酋长为阿庐。

  在传说中,是阿庐酋长联络其他三十六部人马,揭竿起义,直捣鄯阐城(今昆明),反抗领主的残暴统治,杀死领主,夺回被强占的部落土地。

  后来发生了一次部落之间的战争,阿庐酋长率领九员大将去迎敌,他们旗开得胜,首战告捷。首领率将士从五槽走到白腊山,将宝刀插在地上。
为了让将士们休息,首领派自己的妻子到山上守哨。他的妻子边放哨边清扫驻地,不料敌人忽然来偷袭,他的妻子慌忙之中不慎跌倒,手中的一盆污水泼在首领的宝刀上,宝刀失灵了。加之将士们醒来仓促应战,难以抵御敌兵,只好边战边退到一个海子边。

  阿庐命令十八个能歌善舞的女子连夜赶搭三十六座浮桥,让军队过海。十八女一边歌舞一边搭桥,到鸡叫天亮,搭好三十五座,还差一座。这时,忽见海枯石烂,山河大地都凝固了。屹立在海边的九员大将变成了九座山峰,十八美女变成了十八个洞穴(现故有"九将十八女"或"九峰十八洞"之说)。海子陷入地下,成为地河。阿庐退守阿庐山,妻子及族人住进阿庐古洞。(现在开辟的阿庐古洞风景区是十八洞的一部分,由泸源洞、玉柱洞、碧玉洞和地河玉笋河构成)。  ②"魏王点兵":魏王,名四甲,民间传说人物,时间不可考。泸西民间自古相传:魏王出在者半村(又名双龙村),娘娘出在落鹤堡,天师出总村。传说魏四甲自幼胆识过人,久有抱负。

  一次,祖父考他,信口占一上联:"海带浮波五爪金龙",四甲随即对道:"蕨芽出土一掌?坤"。祖父听后大惊,料定此子及长必乱。四甲成人后,串连部族,暗纳豪杰,伺机造反。天师告诉他,要关门忍耐百日,才能成王。

  这时上天为了试他有无王者的气度,派王母下凡,化为邻妇咒鸡,要骂足一百天,才成气候。终因气数当然,家人在最后一天开门回骂,事竟不成。本来魏家三升绿豆五升芝麻百日后将变成雄兵猛将,已经变成人形,会眨眼睛,最终灰飞烟灭。连四方赶来的人马,到路南境内,也化作无数石头,成为石林。
娘娘黄氏,死后葬于后山,此山名为凤凰山。

序 诗
泸西的传说有很多很多,
最古老的是阿庐部落;
泸川河水泛清波,
阿庐传奇是浪花一朵。
马樱花开最美丽纯洁,
彝家的爱情最忠贞;
松子烤酒最醇厚,
彝家的兄弟情谊最深。
阿庐山峰高高地耸起,
那是彝家不屈不挠的意志;
泸川河静静地流淌,
诉说着悲壮凄美的阿庐传奇。

一、阿黑牧羊到南方
在路南圭山区地方,
住着格路日明夫妻俩;
有一个女儿阿诗玛,
像马樱花一样漂亮。
阿诗玛是撒尼最美的姑娘,
白草花一样贫苦中生长,
素馨花一样朴素芬芳,
她品貌端庄美名扬。
阿诗玛的活计人人夸,
纺织的麻布薄如纱,
绣出的鲜花赛山茶,
盘出的庄稼顶呱呱。
绣花包头头上戴,
美丽的姑娘惹人爱,
阿黑爱上阿诗玛,
天生一对好人才。
圭山的树木青松高,
撒尼小伙阿黑最好,
力气胜过九条牛,
身手敏捷赛猿猴。
阿黑从小是孤儿,
格路日明家收养,
阿诗玛和阿黑哥,
青梅竹马情意长。
阿诗玛唱出的山歌,
只有阿黑哥能应和,
阿黑吹出的竹笛,
阿诗玛的心明白。
八月秋风渐渐凉,
圭山草木已枯黄,
阿黑放牧家中羊,
要到遥远的南方。
南方温暖有青草,
羔羊能够吃得饱,
挨过寒冷的冬天,
春草萌发返旧道。
走过了万水千山,
阿黑内心好孤单,
月琴是阿黑的友,
竹笛是阿黑的伴。
月琴抱在胸前弹,
声声总把亲人喊,
说不完思乡的苦,
道不尽离别的难。
七眼竹笛五音全,
阿黑心事万万千,
曲调哀婉意绵绵,
飞鸟听了也流连。
羊羔一天天长大,
叶落归根人思家,
阿黑夜晚的梦中,
有父母和阿诗玛。

二、演武场上识英雄
白鹇落在树梢上,
它飞过了一山又一山;
阿黑这孤独的小伙子,
找到了落脚的地方。
泸西坝子白鹤舞,
山清水秀彩云飞,
三弦铮铮人欢笑,
迎接远方客人来。
一位老爹抚阿黑,
满脸慈祥把话讲:
"你赶上彝家英雄会,
九部联盟选彝王。
"远方来的小伙子,
舒展你紧锁的眉,
喝碗彝家松子酒,
烦恼忧愁全抛开。
"石头可以劈两块,
彝家兄弟难分开;
树木可以锯两截,
彝家兄弟彝家爱。
"圭山来的小伙子,
好男儿志在四方,
你青春年少人英武,
定然是英雄大会好帅才。"
阿黑一听周身暖,
开口说话泪两行:
"好心的老爹多慈善,
谢谢你待我情意长。
"我是圭山牧羊人,
家中还有亲爹娘,
只盼春来草木长,
赶着羊群回家乡。"
彝家公房四方方①,
屋堂中间烧火塘,
柴火越烧火越旺,
情歌越唱越响亮。
"远方来的客人哟,
快和姑娘对情歌,
彝家姑娘美如花,
对上情歌选一个。"
"好心的老爹听我说,
我没有心思唱山歌,
心中情人阿诗玛,
还在家中等着我。"
熊熊的篝火燃起来,
悠扬的竹笛吹起来,
欢快的三弦弹起来,
热烈的舞蹈跳起来,
一天不跳乐,
三天脚难过,
跳乐跳得黄尘起,
跳乐跳得星星落。

  注①:白彝族的公房,又叫姑娘房。多由男女老艺人设在自己的偏房里供男女青年进行社交活动。楼门开在院子后边,晚饭后,女青年到楼上活动,男青年聚集在楼下场子上,和楼上的女子对歌,若姑娘们输了,就下楼和意中人"跳乐",谈情说爱;若姑娘们不输,就住在楼上,小伙子们回家休息。

月儿西沉天刚亮,
人山人海旌旗扬,
一马平川校场坝,①
十年一次演武场。
彝家九部全来到,
青年男女著武装,
英姿焕发骑马上,
部族竞技赛马场。
赛程十里斗志昂,
骑手双目望前方,
东山太阳露红脸,
号角声声马嘶壮。
骏马三千连成片,
骑手三千威风现,
三声炮响赛令下,
走马鸣鞭人不见。
红尘滚滚化云烟,
骏马奔腾如闪电,
男的似龙行长空,
女的如翩翩飞燕。
烟雾漫漫遮蓝天,
金马白马勇当先,
阿庐阿拉两兄妹,
双双犹如离弦箭。
阿庐身骑紫金马,
一身黝黑麻布褂,
阿拉身著五彩衣,②
胯下追风白玉马。

  注①:在泸西城南,旧时操演或比武的场地,现成为良田,仍沿用其名。
    ②传说中阿庐古部女将,在反抗鄯阐领主的激战中壮烈牺牲,葬于阿拉湖旁坡顶,名阿拉坡。

日上三竿时辰到,
回转人马开眼笑,
阿庐第一阿拉第二,
九男十八女随后到。
赛马场上欢声起,
阿庐阿庐数第一,
三千骑手都佩服,
不愧彝家一只虎。
第二较场比射箭,
百二十步悬铜钱,
三箭连珠线不断,
箭身要穿过铜钱眼。
牛皮鼓响令声下,
八千子弟把箭发,
射中铜钱笑哈哈,
射不中脸面添红霞。
阿庐飞身跨上马,
远离标杆把弓拿,
马背仰身反手射,
弓满如月三箭发。
嗖嗖三声穿钱孔,
铜钱悬杆稳不动,
射程远到千步外,
勇猛神武显威风。
彝部英雄好阿庐,
人中龙风凋箭手,
喝彩声中无傲色,
飞身下马把弓收。
彝女阿拉飞马到,
白马红衫绿丝绦,
素手弯弓把箭发,
箭箭中的本领高。
骑射比赛已结束,
阿庐第一阿拉二,
彝家英雄好儿女,
人人夸赞是神射。
第三较场比摔跤,
八千子弟手叉腰:
"这一场定要显身手,
赢得红彩人称道。"
摔跤比赛气如虹,
棋逢对手山河动,
麻布短褂红腰带,
惊起黄尘遮半空。
阿庐出场露两膀,
肌肉突兀关节响,
场上轻轻举对手,
悠悠缓缓放地上。
他场中一站如青松,
无人能够推得动,
场内场外齐喝彩,
阿庐今天是大红。
自古英雄重英雄,
阿黑敬意起心中,
三场看后豪情起,
进入跤场试英雄。
阿庐一见心欢喜,
"英俊勇武好男子!
为何先前不见他?
我今上前试一试。"gmu彝族人网

两个跤手才交锋,
顿时天摇地也动,
各显绝技拼气力,
震得地裂山也崩。
搭手顶肩身靠拢,
撕扯腰带巧进攻,
一个是下山猛虎,
一个是出水蛟龙。
背扛牵绊推拉搡,
勾顶旋扫抡扯挡,
胜负难分好儿郎,
各显身手摔跤场。
一旁乐煞阿拉妹:
"英俊小伙惹人爱,
天生凋力有帅才,
跤场扬威好气概。"
忽见阿庐显凋威,
虎吼一声山峦摧,
回身设绊右肩顶,
阿黑轻轻倒地上。
牛皮鼓敲得震天响,
声声呐喊沙哑了嗓:
"阿庐阿庐大力王,
你是彝家的好儿郎!"
阿庐伸手拉阿黑,
双手拥抱笑呵呵:
"兄弟功夫了不得,
为何不来赛骑射?"
阿黑开口微微笑:
"我无箭无马比不得,
我是圭山来的客,
牧羊南方叫阿黑。"
阿拉看得眼发呆,
两朵桃花粉面开:
"英俊神武的阿黑哥,
正是阿拉心中爱。
"不知他是否有所爱?
不知他是否已婚配?
不知他能否把我爱?
我定要试他巧安排。"
三场比武见分晓,
赛马射箭和摔跤,
阿庐第一武艺高,
部族彝王获称号。
品貌端庄数阿拉,
武艺高超人人夸,
决胜第二声名响,
不让须眉一枝花。
圭盘之地英雄会,
九部联盟推首领,
彝王阿庐德艺高,
从此各部遵号令。

三、阿庐兄妹的身世
阿庐身世不一般,
先辈部族是白彝,
父亲名叫阿庐里,
母亲名叫密芝囡。
部落酋长阿庐里,①
不堪鄯阐领主欺,
领主吞地霸彝女,
屠杀部族逼租税。

  注①:传说泸西阿庐山在古代住着白彝部族,叫做阿庐里部。现在泸西九华山九峰,有一峰仍叫阿庐里峰。

逼上梁山揭竿起,
联合部族三十七,
前仆后继忘妻儿,
勇往直前舍生死。
鄯阐领主心险恶,
求得南诏百万兵,
血腥镇压起义人,
三十七部多坟茔。
阿路里部惨遭殃,
部族几乎被杀光,
留下媳妇密芝囡,①
生下儿女在山岗。
风雨萧萧雷声吼,
母亲抱儿在衣兜:
"儿呀我的心肝肉,
命如黄连透心苦。
"母亲命在旦夕间,
叫声老天睁睁眼,
救我一双儿女命,
他们还少多可怜。
"苦命的儿呀要记住,
这灭族的血海深仇,
长大成人要学你阿爹,
联合部族枭敌首。"
说罢母亲气息弱,
双眼不闭难割舍,
山中黑虎饿觅食,
来到山岗见孤儿。

  注①:传说彝族支系白彝人,古时与异族血战后,仅剩下一个昏死的孕妇密芝,生下一对儿女寄存山洞,靠石浆养活,两婴男名洞保扎,女名洞招囡,长大兄妹成婚,留下后代。在老俩口去世后,儿孙用一铜片剪成俩老祖,用红布包好置木筒(祖甑)中,送入石洞祭祀,从此每年农历十月九日都到洞中祭祀,习传至今。

一双儿女嗷嗷哭,
母亲横卧命已殂,
黑虎虽饿不忍吃,
衔回洞中喂虎乳。
春去秋来三年过,
一双儿女渐长大,
开口说话如虎吼,
黑虎为母成虎娃。
桃笑山后落鹤堡,
住着彝家显知泼,①
梦中黑虎吐人言,
话语凄悲泪婆娑:
"快救彝家双儿女,
古洞藏身三年多,
迟到难见儿女面,
无人抚养丧魂魄。"
一语惊醒显知泼,
算出石洞有妮颇,②
驱马扬鞭到石洞,
心惊胆战腿哆嗦。
古洞距离落鹤堡,
只有五里路不多,
传说住着恶妖魔,
鬼哭狼嚎无人过。
洞口虽小洞中大,
先知进洞眼看花,
石床石帐石摇篮,
石树石笋石莲花。

  注①:显知泼,彝族高级祭司,又称为先知先觉。职责主持婚丧礼仪及大的祭祀活动。吟诵《指路经》。
    ②:远古彝族统称"妮颇"。

黑虎已老难行走,
身旁熟睡一对娃,
先知忙把虎娃抱,
黑虎难舍泪滴嗒。
忽见古洞彩幕开,
金光闪闪如白昼,
日月宝刀放五彩,
金弓银箭鸣啾啾。
一本天书放石案,
明如碧玉光灿烂,
先知忙把宝物收,
怀抱虎娃出洞口。
先知带回两兄妹,
部族见了人人爱,
男孩生来体格壮,
女娃生就粉白腮。
先知先觉的显知泼,
看过天书眼泪落:
"苦命的孩子多磨难,
报仇雪恨肩负重担。
"伴虎三年虎不吃,
生来际遇不一样,
宝刀神箭古洞现,
辅助兄妹建国邦。"
先知叫来儿阿倮,①
语重心长对他说:
"这两兄妹咱家养,
教他们练武强体魄。"

  注①:阿倮,传说中的彝族英雄

因在古洞虎养大,
不知姓甚名叫啥?
男孩取名叫阿庐,①
女孩取名叫阿拉。
阿倮是彝部一酋长,
为人善良武艺强,
把阿庐阿拉当儿女,
教授骑射练刀枪。
阿倮只有一女儿,
生时凤凰落屋房,
父母取名叫她阿凤,
视作明珠在掌上。
阿凤两岁母病亡,
十里桃花散芬芳,
春寒料峭人作古,
父女悲怆情凄?。
如今添得一双儿,
阿倮眉舒眼笑开,
三个儿女喊阿爹,
声声叫得人欢快。
三个孩子年相当,
情投意合好儿郎,
阿凤生来性温柔,
不爱练武爱读书。
先知教她学韬略,
行军布阵智谋多,
天生丽质如兰蕙,
芳心倾向阿庐哥。

  注①:阿庐的"庐"为彝语"虎"之意,彝族崇拜黑虎。泸西城又名虎城,今九华大街西端有黑虎雕像。

三儿辅佐父阿倮,
能文能武建奇功,
苦心经营拓疆土,
圭盘九部成一统。①
阿倮带兵守圭盘,
鄯阐入侵战火燃,
寡不敌众阿倮伤,
临危托任心不甘。
阿倮双手握阿庐,
话声低弱苦叮嘱:
"不要急于报血仇,
要联络圭盘各部族。"
可怜彝家好儿男,
哭成泪人伤心肝,
酋长之任重如山,
年纪轻轻路艰难。
阿爹死去儿女喊,
山水无声泪潸潸:
"杀父之仇定要报,
血债还要血来偿。"
三个儿女葬父亲,
虎皮养身点火焚,②
先知含泪念《指路经》:③
"我的儿呀,你要到草海见祖灵。
山坑山洼你甭在,
房头房脑你甭停,
气化青烟肉化泥,
魂归草海见祖灵。"

  注①:圭盘,圭山和盘江,泛指泸西全部辖区。
  ②:彝族先民用虎皮裹尸火葬,希望死者灵魂变虎。
  ③:白彝《指路经》:"盼望死者亡灵到草海会见远祖",意即白彝是从草海(今滇池)迁来的。

白发人送黑发人,
念此伤怀心肝疼,
部族洒泪送酋长,
老天也悲恸雪纷纷。

四、阿庐盟誓九部主
二十年花开花又落,
阿庐长成了棒小伙,
宅心仁厚身高大,
脸色黝黑性洒脱。
阿庐天生有凋力,
骑射摔跤样样精,
部族之中无对手,
为人谦恭有德行。
心中爱上阿凤妹,
出双入对两无猜,
凤凰山上明月夜,
弦笛绵绵影相挨。
桃花堡前桃花浓,
人面桃花相映红,
阿哥阿妹情意重,
年年花开迎春风。
阿庐阿凤的婚事,
爷爷心中有安排:
"明年春来桃花开,
将为儿女把婚配。"
马樱花开最美丽,
阿拉长得水灵灵,
画眉鸟唱得最动听,
阿拉的歌声更迷人。
阿拉的性格最胆爽,
一般的小伙看不上,
她在心中这样想:
"要找英武的好儿郎。"
阿庐做了彝部王,
凤凰山上起盟堂,
青松挺直做屋架,
碧绿松毛铺地上。
九部酋长划破指,
鲜血淋漓滴入洒,
各端一碗手中拿,
歃血为盟永为友。
先知高声作礼赞,
声音响彻凤凰山:
"一祝四方灵与凋,
永远护佑保平安;
"二祝八面妖和怪,
快快远离我彝山;
三祝天地和日月,
长年不降灾和难;
"四祝彝家九部主,
相亲相爱不相残。"
三碗水酒撒在地,
庄严肃穆跪祭坛。
彝王阿庐端血酒,
盟誓彝家九部主:
"齐心合力保疆土,
同甘共苦不为仇。"
九部酋长举血酒,
同声盟誓山峦吼:
"齐心合力保疆土,
同甘共苦不为仇。"
一口喝干碗中酒,
九部相亲一家人;
勇猛凋武阿庐王,
是彝家九部的好盟主。 彝王阿庐见英雄,
来了九男十八女;
阿庐一一接见后,
交托重任细叮嘱:
"彝家九部身家命,
全靠英雄们护佑,
若遇外强来侵犯,
誓死保?无反顾。"
异口同声英雄吼:
"彝王教诲永记住,
若遇外强来侵犯,
誓死保卫无反顾。"
九部联盟势力强,
休养生息广积粮,
阿庐教导勤练兵,
备战复仇拓边疆。gmu彝族人网

五、 阿拉情怀在阿黑
三弦铮铮篝火明,
秋月澄澈秋风清,
彝山沸腾歌如海,
口弦声声竹笛鸣。①

  注①:是一种长两寸宽五分,中间雕出一小齿的竹片,两端拴有棉线,利用中间小齿的弹动及口形的变化,可以弹出不同的声音。由于它所发出的声音与彝族语言比较接近,彝家姑娘把它作为谈情说爱的工具,用它代替语言传达感情。

红线绒花似火烧,①
白色衣襟迎风飘,②
情歌阵阵掀波浪,
依依绵绵乐滔滔。
对对恋人展歌喉,
爱情如花开纯洁,
彝女阿拉青松下,
愁锁双眉心郁结。
远望阿黑吹竹笛,
曲调哀婉声泣血,
"阿哥不知妹情意,
一片心思全在你。"
天上星星眨眼睛,
大青树下多寂静,
阿黑竹笛凄凄鸣,
流萤闪闪不堪听。
月明风清夜如水,
阿拉对月展歌喉,
声遏流云情凄迷,
闻者徘徊双泪?。
"林中银鸡对对飞,
湖边金鹿双双跑,
远方来的阿黑哥,
阿妹相思受煎熬。"
"哥是南飞老雁鹅,
见到青枝不能落,
春来天暖要飞回,
北方有我旧巢窝"

  注①②:白彝妇女服饰,头饰以白色毛线穗缠绕头发,成箍状,散发披两肩,头顶左右侧饰一对火红色的毛线绒球,腮间系两指宽的贝巴兜带一根。上穿白色面襟开口的上衣,外套一件碎花小坎肩,红色毛毡裹肚,长条形围腰,绣花饰小球,白色素摆。

"哥是远方来的玉鸟,
妹是你落脚嫩枝条,
有心恋上阿黑哥,
受尽相思苦煎熬。"
"冰清玉洁好姑娘,
莫怨阿哥狠心肠,
腰中糸着花腰带,
我已有恋人情意长。"
"心如死灰的阿黑哥,
像霜雪一样冷落我,
难戴上你的银手镯,
阿拉心中空落落。"
"像山茶花一样的姑娘,
莫怪阿黑哥狠心肠,
我的恋人陪伴爹娘,
天天盼望我回家乡。"
"有情有义的好阿哥,
像圭山一样好巍峨,
今生不能和你好,
来世的路上等等我。"
阿拉双手掩面哭,
白马嘶天声啾啾,
夜空星辰纷纷坠,
老天也伤心流眼泪。

六、 热布巴拉家抢亲
阿诗玛的美名,
热布巴拉家早闻听,
阿支像猴子一样大,
却想做吃天鹅肉的癞蛤蟆。
热布巴拉大土司,
有钱有势惹不起,
鄯阐领主是他舅子,
阿支是他的独生子。
土司热布巴拉家,
银做梁柱金做瓦,
牛羊遍山粮满仓,
圭山地区大恶霸。
百姓民歌这样唱:
"老圭山啊老圭山,
山高林深雾茫茫,
撒尼兄弟泪汪汪。
"苦荞当饭吃不饱,
麻布衣裳破又烂,
土司就是催命鬼,
鄯阐领主是阎王……"
阿支看上谁家囡,
谁家恶梦就来临,
可怜撒尼阿诗玛,
难逃土司黑掌心。
八月十五月不明,
满天阴暗起黑云,
风狂雨骤雷电闪,
阿支带人来抢亲。
格路日明和洛娜,
还有可怜的阿诗玛,
举头叫天天不应,
低头叫地地不灵。
先有玉鸟从天过,
后有南飞老雁鹅,
看到阿诗玛被抢,
徘徊低飞无奈何,
格路日明和洛娜,
对天哭喊泪落下:
"天空飞的玉鸟啊,
快替我家传句话,
"叫阿黑连忙回家,
救救可怜的阿诗玛。"
绑上马背的阿诗玛,
仰天悲哭泪流下:
"向南飞去的雁鹅啊,
快替阿诗玛传句话,
叫阿黑哥快回家,
来迟见不到阿诗玛。"
星星躲在黑云里,
不忍心看伤心泪,
月亮躲在黑云里,
不忍听凄惨的哭音。
万恶的热布巴拉家,
欺男霸女该遭天杀,
彝山的好花他摧残,
彝家的好女他糟踏。

七、阿黑去救阿诗玛
南方牧羊的阿黑,
心中想念阿诗玛,
对月吹笛寄相思,
草不盟芽难回家。
"月亮缺了还会圆,
木叶落下还会发,
心上人儿阿诗玛,
我明年开春就回家。"
阿黑夜深做怪梦,
梦见家中被水淹,
毒蛇盘在堂屋前,
阿诗玛呼救声可怜。
惊醒天空飞玉鸟,
盘旋头顶叫喳喳:
"阿支抢走阿诗玛,
阿黑阿黑快回家。"
转眼雁鹅横空飞,
鸣声凄然人听悲,
"阿黑快救阿诗玛,
迟到她的命不在。"
阿黑闻讯仰天啸,
声音悲壮震云霄,
惊动彝山十八寨,
人声如海影如潮。
阿庐上前问兄弟:
"何事烦恼声啾啾?"
得知兄弟长啸故,
双脚一跺震山丘。
阿拉闻听显神威,
发掌劈树树木摧,
新仇旧恨胸中起,
不杀恶人不罢休。
阿庐拿出神弓箭,
交托阿黑细叮咛:
"金弓银箭古洞宝,
交给兄弟救亲人。
"古洞神兵有来历,
金弓银箭日月刀,
开弓箭发心愿遂,
宝刀出鞘神鬼号。
"住古女娲炼彩石,①
修补苍天断鳌足,
日月宝刀是她炼,
曾斩黑龙杀猛兽。
"宝刀飞出人头落,
尸横遍地血流成河,
兄弟不宜用飞刀,
会伤及无辜丢魂魄。
"金弓银箭非凡物,
帝赐后羿射九日,
九支银箭九龙变,
忌落江河被沾湿。"
阿拉牵来白玉马,
哽咽一声泪珠洒:
"阿哥要救阿诗玛,
日行千里全靠它。
"此马生来通灵性,
阿哥别用皮鞭打,
阿妹心中珍爱它,
伴它犹如伴阿拉。"
阿黑感激落眼泪:
"阿庐阿拉好情意,
救回亲人阿诗玛,
我定来桃花堡投奔你。"
阿黑飞身骑马去,
转瞬之间无踪影,
皓月一片当空照,
人间万里共清辉。

  注①:"女娲补天",阿庐古洞一景观。

八、 关门百日避灾祸
阿庐赠弟凋弓箭,
先知闻知长叹息:
"弓箭离家惹灾祸,
从此要关门避百日。
"住古弓箭日月刀,
古洞现身有怀抱,
斩妖杀魔等闲事,
依托你身德艺高。
阿普督莫祖灵示:
你并非彝家普通人。
众望所归在你身,
维系苍生天下任。
"天下恶人一般狠,
救人危难待时机,
雄兵猛将百日现,
帮你立国建功业。"
阿庐听了泪水流:
"多谢爷爷道情由,
彝家兄弟有灾难,
我难把兄弟情份丢。"
天机不向门外泄,
百日为期隐王气,
阿庐一家在古堡,
足不出户无人知。
先知坐坛施道法,
依靠天书点将兵,
三升绿豆撒为将,
七升芝麻撒做兵。
三畦韭菜化刀剑,
七畦绿葱变枪戟,
祈凋百日施号令,
四方人马来归依。

九、 白马舍命救阿黑
再说阿黑骑白马,
去救亲人阿诗玛,
翻过九十九峰峦,
越过九十九深涧。
白马萧萧震天宇,
四蹄如飞不沾尘,
片片森林向后退,
座座山丘往后奔。
阿黑不知疲和累,
心中挂念阿诗玛,
石崖高高阻去路,
阿黑弯弓把箭发。
银箭飞出化银龙,
晴天霹雳响轰隆,
石崖断开道路通,
龙飞回转入箭筒。
马不停蹄连夜追,
快要追到阿诗玛,
无边树林挡去路,
阿黑搭箭把弓拉。
银箭直飞化银龙,
劈开树林响轰隆,
树林移开道路通,
龙飞回转入箭筒。
白马飞奔如闪电,
追到土司城堡前,
阿支驱动家奴挡,
白马扬蹄直冲撞。
阿支挟持阿诗玛,
惊惶失措跑回家,
紧闭家中金银门,
妄想留住阿诗玛。
银箭飞出遂心愿,
金银大门化尘烟,
土司一家吓破胆,
乖乖送人到跟前。
阿妹得见阿哥面,
叫声阿哥泪涟涟,
阿黑伸手接阿妹,
同骑白马回家转。
马玲响来玉鸟叫,
兄妹二人回家乡,
远远离开土司家,
从此爹妈不忧伤。
阿支父子心不甘,
用尽心思设阻难,
十二崖脚孽龙潭,
祷告孽龙掀波澜。
兄妹走到石崖脚,
孽龙发水起洪波,
铺天盖地滚滚来,
阿妹落马进漩涡。
神箭失落洪水中,
化作蹈浪九神龙,
神龙孽龙追逐斗,
洪流咆哮势汹汹。
白马奋力蹈波涛,
扬蹄激浪千尺高,
背负阿黑出水面,
随波逐流顺水漂。gmu彝族人网

阿黑流泪发悲声:
"你在哪里啊阿诗玛?"
十二石崖应回音:
"你在哪里啊阿诗玛?"
十二石崖最上方,
站着一位好姑娘,
她是天空一朵花,
她是可爱的阿诗玛。
撒尼姑娘阿诗玛,
化作一尊老石崖,
银镯戴手耳环亮,
头戴包头?秀发。
阿黑望见裂肝胆,
顿时天昏地也暗,
洪流涛涛落低处,
阿黑无奈泪潸潸。
白马负主苦挣扎,
淌过九十九堵坝,
淌过九十九道川,
流到西华山尾巴。
救主千里好白马,
力尽精疲嘶声哑,
挣扎上岸背负主,
轰然一声累趴下。
白马喘息渐渐微,
眼中泪水不住流,
难为主人驰疆场,
遗恨悠悠志难酬。
哀鸣一声变成山,
脊背犹自负马鞍,
眼中泪水化香泉,
天马香泉水潺潺。①

十、王婆咒鸡试德性
洪水涛天遍人间,
生灵无辜遭水淹,
一片哀声震寰宇,
惊动王母瑶池宴。
王母看后发慈悲,
不忍人间遭洪难:
"兴风作浪孽龙恶,
助纣为虐民不安。"
王母罢宴鸣不平,
率领众仙下凡尘,
来了八仙观世音,
来了寿星孙大圣。
孽龙慌忙入古洞,
后面直追九神龙,
古洞地河通溟海,
妄图掀波显神通。
王母拨下金荤子,
化作定海一神针,②
钉在孽龙腰脊上,
风平浪静水低沉。
众仙作法伏九龙,
九龙投江急匆匆,③

  注①:天马山,又叫马鞍山,距泸西县城南九公里,麓岩有洞出泉,香甜可口,名曰"天马香泉",为泸西八景之一,现仍存,有天马寺(又名香泉寺)。
  ②:"定海神针",阿庐古洞一景观。
  ③:"九龙投江":阿庐古洞一景观。

江河水浅难潜身,
化作石龙悬半空。
古洞天顶向下倾,
落石纷纷声隐隐,
大圣直撑金箍棒,
玉柱擎天力千钧。①
古洞处处留仙踪:
胡须飘冉一仙翁,②
定海神针出水面,
?天瀑布犹轰隆。③
观音稳坐莲花台,④
仙女列队下尘埃,⑤
八仙过海显神通,⑥
古洞暂作神仙宅。
泸川水漫五峰月,⑦
知府塘满泥沙淤,⑧
众仙作法通漏江,⑨
坝子水落民欢愉。

  注①"玉柱擎天"、②"南极仙翁"、③"垂天瀑布"、④"观音坐莲"、⑤"仙女下凡"、⑥"八仙过海"等皆为阿庐古洞景观。
  ⑦"五峰水月",泸西八景之一。五峰山,在城南十五公里的大兴堡村后,连峙五峰,宛然如掌,苍翠可挹,知府塘工农隧道未开通之前,每当秋汛时节,山水相连,夜月当空,清光如练,金波玉宇,江村渔火,景色优美。现此景已不存。
  ⑧"知府塘",在城南二十余里,郡治诸水汇为一泽,为泸川尾闾。明清时期,此塘为知府直接管理,1970年工农兵,积水引往平海子水库,原塘子逐步垦为农田。
  ⑨"漏江",泸西地区属强烈切割的岩溶高原山区,地貌由峰丛高原洼地过渡为高原峡谷类型,漏斗、洼地、暗河、落水洞极为发育。如泸西坝子南端的知府塘原来有老干洞、臭鱼洞等落水洞泻落泸川之水,出为永宁河流至冒烟洞,地下水沿着落水洞汇入冒烟洞暗河,形成了极为状观的地下瀑布。西汉元鼎六年(公园前111年),在泸西建漏江县,也是由于有漏江而得名。

丹鹤翩跹凤凰舞,
翠屏秋水映鸥鹭,①
矣邦湖摇点点帆,②
泸水悠悠绕乐土。
彩云飘飘彝山涌,
古堡王气向天冲,
人间龙主生此地,
王母知晓心弦动:
"彝王阿庐何许人?
能否为王行仁政,
我今暂作骂街人,
他能否挨骂不开门?"
王母推算百日期,
彝王关门隐行迹,
王母欲试彝王性,
化为邻妪咒偷鸡。
恶婆天天骂不休,
指桑骂槐不点名,
九十九天阿庐忍,
古堡紧闭不回应。gmu彝族人网

天色微明一百天,
恶婆咒鸡渐沾边:
"家门紧闭偷鸡贼,
偷吃我鸡难下咽。

  注①:"翠屏秋水",为泸西八景之一,翠屏山,在城南二里,排列如屏,《广西府志》载:"如当秋霖泛溢,一碧澄清,远树浮空,月明如镜。"现不存。

关着我的鸡不放,
莫非等你死下葬?
吃了我鸡生疔疮,
吃了我鸡烂肚肠。"
阿庐闻听眉头皱,
阿拉闻听皱眉头,
就连阿凤温柔性,
闻听责骂气不舒。
恶婆咒鸡天色晚,
指名道姓骂语尖:
"彝王阿庐偷鸡贼,
貌似忠厚内藏奸,
偷吃我鸡紧闭门,
不敢开门来申辩,
吃了我鸡变作鸡,
吃了我鸡上西天。"
阿凤闻听身急起,
阿庐闻听生怒气,
阿拉开门接话语:
"哪个龟孙偷你鸡。"
门外无人声杳杳,
王母化烟天上飘,
阿庐得知天机泄,
仰首长叹事难料。
百日为期成功绩,
功亏一篑是天意,
就为难忍王婆咒,
古堡门开暗王气。
绿豆芝麻已成人,
门开泄气闭眼睛,
三升绿豆难作将,
七升芝麻难作兵。
三畦韭菜叶枯黄,
七畦绿葱烂了心,
也都化作刀枪样,
一番心血成泡影。
百日祭坛枉作法,
先知长叹责阿拉:
"一句咒骂都难忍,
怎能带兵去攻伐?
"情劫难脱洪祸加,
先失神箭后失马,
妇人之仁无气量,
难作气侯难称霸。"
先知双手抚阿庐,
长吁短叹话音苦:
"原想助你成王业,
谁知天意难料估。
"阿倮十年拓圭盘,
苦心经营成气候,
如今兵强马壮粮丰足,
你定要北伐鄯阐建城都。
"要以天下为己任,
莫记个人冤和仇,
联络各部共起义,
孤军冒进无退路。
"冰血聪明数阿凤,
熟读兵书志气宏,
摆兵布阵有神通,
出谋划策要听从。
"天意如此我当走,
跨鹤西归伴仙游,
日月宝刀无人挡,
避开神鸦壮志酬。"
先知说完化云烟,
飘飘冉冉上西天,
彩霞朵朵白鹤飞,
隐隐约约归神仙。
阿庐兄妹泪满面,
跪倒在地送爷爷,
从此身边少一人,
辅佐拓疆献良言。
爷爷仙逝鹤西飞,
阿凤流泪心内悲:
"先失爹娘后失爷,
可恨天公不作美。
"指望明年桃花开,
桃花堡里把婚配,
从此亲朋无一个,
谁人出面作安排。"
阿凤念此泪纷纷,
伤心痛楚似海深,
阿庐上前扶阿妹,
细语相劝情意真:
"阿妹莫要太伤心,
莫说身边少亲人,
阿庐一生作你伴,
海枯石烂不变心。"gmu彝族人网

为报阿庐情意深,
阿凤暗自下决心:
听得阿爹曾说起,
家中还有一宝珍。
爷爷古洞得天书,
能知天下今与古,
阿凤欲助阿庐哥,
翻箱倒柜寻天书。
天机玄妙载天书,
不是人人能索求,
先知已是天书主,
只字不向外人吐。
拥有天书爷成仙,
王母召他上西天,
从此难管凡尘事,
丢开亲人在一边。
先知常在桃笑山,
玄天阁内苦修练,
天书应该藏那里,
阿凤只身进桃园。
十里桃林伸枝杆,
株株都把阿凤拦:
"阿凤莫去桃笑山,
天书看后双眼残。"
阿凤伸手拨枝杆,
不顾桃枝来阻拦:
"只要能帮阿庐哥,
阿凤不怕双眼残。"
阿凤爬上桃笑山,
玄天阁内金光闪,
金光闪处得天书,
拿在手中急急翻。
天书光茫似金针,
字字刺得双眼疼,
看得几页字全无,
玄机未悟泪涔涔。
阿凤两眼渐失明,
悟出几多果和因,
历经多少悲惨事,
桩桩件件痛在心。
无字天书身上藏,
欲哭无泪心悲伤,
可怜娇柔阿凤女,
为助阿哥双眼盲。
阿庐得知痛失声,
双手搂定心上人:
"天意弄人如此狠,
连累几多身边人。
"骂声老天不睁眼,
好人恶人不分辨,
柔顺良民苦命短,
阴险恶人寿连天。
"阿庐生来负仇冤,
命如霜雪一草芥,
纵死不能报亲人,
北伐鄯阐意志坚。"

十一、彝王点兵向北伐
阿黑离开天马山,
桃花堡中投阿庐,
兄弟见面相抱哭,
倾吐心事话缘由:
"可恨热布巴拉家,
只因难留阿诗玛,
祈求孽龙行凶恶,
失落弓箭折白马。
"阿诗玛死化石崖,
难回家中见爹妈,
此仇不报枉为人,
祈求彝王把兵发。"
转身面对阿拉女,
言不成声泪如雨:
"辜负阿妹一片心,
为救亲人丧神驹。gmu彝族人网

"阿妹疆场难驰骋,
阿哥神弓难牵引,
都是阿黑一人错,
害得兄妹祸来临。"
阿拉一旁流泪劝:
"阿哥莫要如此言,
赠马赐弓兄妹愿,
失弓丧马全由天。
"新仇旧恨要申冤,
拼将一命报亲眷,
纵失良马神弓箭,
兄妹心中不留恋。"
彝王阿庐携手劝:
"兄弟莫要泪涟涟,
天命如此遭洪祸,
并非兄弟惹罪愆。
"男儿流血不流泪,
气吞山河意气坚,
同仇敌忾北攻伐,
定将恶人全数歼。
"我命由我不由天,
救人水火挥马鞭,
并非阿庐好攻伐,
只为百姓除邪奸。"
彝王阿庐发号令,
北伐定在除夕夜,
火把照天天欲明,
点将台上选英杰。
彝家九部十八寨,
猛将九男十八女,
人人勇猛武艺高,
精通骑射晓军旅。
九员大将有名字,
阿勒阿峨和阿鲁,
阿乌阿阴与阿楼,
阿保阿朝和吉输。
九部并为阿庐部,
联络他部三十六,
盟誓推翻鄯阐主,
出兵圭山擂战鼓。
阿庐身著紫金甲,
跨上神驹紫金马,
阿凤默默走上前,
轻轻告别把话答:
"原想帮哥北攻伐,
弄巧成拙双眼瞎,
天书看过终无用,
前途难料人愁煞。
"十二崖脚多凶险,
敌强我弱莫上前,
保存实力联各部,
遇林莫入防乌鸦。
"阿妹在家等哥回,
思心一片与哥随,
阿拉姐姐性情急,
时时照应多护卫。"
阿庐流泪向妹别:
"阿妹话语记在心,
阿哥难与妹分离,
为的是彝家众亲人。
"恶人不除民艰难,
虎旁岂容人安睡?
消灭鄯阐哥就回,
妹在家中等我归。"
战马嘶鸣扬尘去,
挥动素手情依依,
为了安民立国计,
两人含泪忍离别。
阿黑阿拉作先锋,
所向披靡士气雄,
日月飞刀惊敌胆,
跨下战马嘶声宏。
义兵经过十二崖,
十二崖站阿诗玛,
阿黑痛哭心上人,
流泪相劝好阿拉。
义兵攻打圭山区,
热布巴拉心中急,
抓来洛娜俩夫妻,
刀加脖项逼退师。
格路日明和洛娜,
望见阿黑披金甲,
威风凛凛城堡外,
身骑神驹汗血马。
两位老人把话答:
"儿啊发兵快攻打,
热布巴拉该刀刮,
是他害死阿诗玛。"
阿支眼见计不成,
抽剑刺杀两老人,
阿黑哀呼爹和妈,
令旗一挥发兵打。
阿拉抽出日月刀,
当空扬手轻轻抛,
宝刀电闪一声啸,
斩杀阿支在城堡。
热布巴拉窜地道,
惶惶如犬拼命逃,
只身投奔鄯阐主,
面对舅子哀声号。
鄯阐领主亦号淘,
姐姐侄儿乱喊叫,
凶相毕露魔牙咬,
领兵出城把仇报。
阿庐一见鄯阐主,
胸中怒气遏不住,
挥师进攻一声吼,
今日得雪父母仇。
仇人相见眼发红,
兵将相对两交锋,
杀声震天神鬼惊,
血流成河山河崩。
阿拉飞起日月刀,
电光闪闪神鬼嚎,
神刀落处首级掉,
鄯阐兵败如山倒。
领主逃进鄯阐城,
急拉吊桥阻追兵,
热布巴拉未进城,
神刀过处黑血喷。
鄯阐领主告南诏,
搬得十万雄兵到,
领兵大帅是巫师,
有勇有谋巫术高。
巫师阵前施魔法,
飞沙走石阴风刮,
天昏地暗豺狼吼,
阿庐受挫退石崖。
迷雾层层把天遮,
石崖高高箭难射,
日月宝刀难飞起,
紫金神驹陷沟壑。
巫师紧逼到石崖,
黑旗飘飘猛攻打,
阿庐再退石崖外,
阿黑退守阿诗玛。
阿拉分兵在左边,
互相牵制成犄角,
中路阿庐统重兵,
分兵各处藏山坳。
阿黑身立十二崖,
身伴亲人阿诗玛,
回想过往欢乐事,
仇恨满腔怒气发:
"不除巫师事难成,
我今上前诱巫师,
引他对我多注意,
好让阿拉能成事。"
阿黑迎战号角鸣,
巫师再施魔法侵,
霹雳滚滚鬼神惊,
阿黑人马化石林。
彝家一对有情人,
朝朝暮暮在石林,
生不成双死相守,
情同日月爱忠贞。
阿拉乘机扬飞刀,
斩杀巫师在阵前,
望见阿黑化石人,
飞身下马泪涟涟。
巫师一死天地明,
阿庐得知挥师进,
看到前军化石林,
折损兄弟痛煞人。
鄯阐领主损巫师,
兵败躲进黑森林,
黑森林中多乌鸦,
嘎嘎乱叫太烦人。
阿拉闻听乌鸦叫,
疑有伏兵在森林,
为报阿黑哥仇恨,
舍命杀敌不偷生。
听见响动飞神刀,
日月宝刀入森林,
误斩乌鸦溅污血,
宝刀跌落失灵性。
宝刀失灵无奈何,
敌人犹强我军弱,
两军对垒难取胜,
为存实力暂收缩。
阿庐退兵守圭盘,
圭山险峻易防守,
盘江汹涌兵难克,
休整兵马再争斗。
鄯阐出动全城兵,
攻打圭山点战火,
阿庐领兵前迎敌,
箭无虚发敌胆破。
阿拉挥刀入敌阵,
后有九男十八女,
人人舍命勇当先,
箭矢纷纷如急雨。
长枪互撞短兵接,
马鸣啸啸战激烈,
杀声震天如霹雳,
山峰崩塌丘峦摧。
大小战役上千次,
时间长达半年余,
阿庐牵制敌兵久,
鄯阐城中太空虚。
其他部族三十六,
攻打鄯阐不费力,
鄯阐城危忙告急,
领主闻听长叹息。
后悔带兵出圭山,
前无进路后退难,
军心涣散粮草绝,
孤注一掷决死战。
假装兵败巧设计,
阿拉冒进中埋伏,
陡崖滚石箭如雨,
彝女阿拉中流矢。
血染金甲碎芳盔,
战马突围托人归,
全军哀恸阿庐吼,
叫声"阿妹"肝肠摧。
虎革裹身葬红坡,
红坡得名阿拉坡,
山脚有水阿拉湖,
至今澄澈泛清波。
阿庐率领众兵将,
奋力拼杀入敌阵,
敌军溃散难抵挡,
正遇仇敌鄯阐主。
刀光剑影两交锋,
金盔银甲血染红,
日月无光天色暗,
杀声阵阵山河动。
手中兵刃都已坏,
赤手空拳两相挨,
战马蹄咬人撕斗,
甲衣扯碎下马来。
平地搏击更凶猛,
奋力殴斗不知痛,
阿庐呐喊发神功,
举起仇人半空中。
狠命用力摔在地,
仇人重伤身骨碎,
分咐将兵缚敌主,
英雄含泪告双亲。
其他三十六部族,
攻破鄯阐建城都,
从此三十七蛮部,
阿庐为王作蛮主。
鄯阐领主跪辕门,
求饶告命身发抖,
阿庐怒骂咬钢牙,
长刀一挥断敌首。
领主首级摆祭台,
一祭父母先辈灵,
二祭阿黑好兄弟,
三祭阿拉亲妹魂。
阿庐泼酒拜天地,
祭奠彝家众亡魂,
彝家世代受人欺,
从此圭盘享太平。
阿庐班师回城堡,
得见亲人阿凤女,
彝山九部十八寨,
张灯结彩著新衣。
男儿吹笛弹三弦,
女子拍手笑呵呵,
欢欢喜喜齐庆贺,
天色渐晚燃篝火。
圭盘之地好儿女,
和睦相处共相亲,
勤劳勇敢彝山志,
不屈不挠传精神。

尾诗
彝山命名阿庐山,
阿庐古洞传胜名,
阿庐九峰十八洞,
驻守九将十八女。
世事转眼过千年,
圭盘之地留传奇
阿庐古洞神仙府,
至今尚存点兵石。


作者简介:

  杨俊,男,汉族,1968年9月27日出生于舞街铺乡绿峨村公所小习龙村。
  1987年7月泸西师范毕业分配到百菊小学任教;1988年8月调入舞街乡中学,1991年7月考入云南教育学院中文系(脱产进修, 专科),曾担任中文系团支部组织委员,支部书记,云帆文学社成员。
  1993年7月毕业仍回舞街乡中学任教。1994年考入云南师范大学中文系(函授 本科),担任学习委员。1997年7月毕业,通过三级英语考试,并获得"文学学士学位"。1999年调入泸西一中,教高中语文。2003年至今在泸西县文化馆工作,任馆长。
  在工作之余,喜欢文学,笔耕不辍。几年来,创作诗歌近百首,散文20多篇。在各类报刊杂志上发表10多篇,主要是诗歌散文。
  其散文《走进泸西》和诗歌《故乡的雨洒河》获2003年7月泸西县文联举办的"电视诗歌散文征文"一等奖,2003年8月、9月泸西电视台将拍摄成电视诗歌散文,参加红河州举办的"电视诗歌散文"大赛。
  一直坚持用手中的笔,歌颂泸西,赞美泸西,抒发其对这片红土地深沉的爱。 gmu彝族人网

编辑: 措扎慕 发布: beley工作室 标签: 彝王 阿庐 彝族 叙事 长诗 阿诗玛 续集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