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诗玛长篇叙事诗(一)

作者:beley工作室 发布时间:2002-08-17 原出处:彝族人网

  (本文长诗文字由张家友录入整理)

  《阿诗玛》是彝族长篇叙事诗。流传在云南彝族撒尼地区。除了民间口头流传外,还有彝文手抄本。1953年第一次由云南省人民文工团圭山工作组的黄铁等搜集并在20种异文基础上第一次进行整理并出版了四种不同的单行本。继后多次对(阿诗玛)进行整理出版。1985年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又出版了马学良等翻译整理的《阿诗玛》彝汉文对照本。《阿诗玛》不仅在国内有很大的影响,而且先后被译成英、日、德、俄等文字,介绍到国外,在国外也有较大的影响。

  《阿诗玛》主要叙述―了,住在阿着库山上的穷人格尔依呢家生了一个女儿叫“阿诗玛”。她很小就帮助妈妈绕线、织布、做饭、挖野菜等。12岁就“走路和水桶做伴,站着和锅庄石做伴”。无论割草、放羊、绣花样样都能干。她还能歌善舞,弹的口弦会说话。无人不喜欢这美丽、勤劳、聪明的阿诗玛姑娘。

  住在山下的财主热布巴拉家有个儿子叫阿支看上了阿诗玛。请媒人逼着阿诗玛嫁给阿支。阿诗玛严词拒绝说:“你家金子堆成山,我也不稀罕。”“清水不能和浑水在―起”,“绵羊不愿和豺狼作伴”,财主抢走了阿诗玛,把她关在土牢里,日夜逼婚。

  阿诗玛的哥哥阿黑在高山放牧,得知这个消息后,立刻背起弓和箭,跳上黄骏马,来到财主热布巴拉家救妹妹阿诗玛。通过与财主父子的三次比智,三次比武,阿黑终于战胜了财主父子,财主父子不得不放阿诗玛。但财主父子并不甘心,在暗地里勾结岩神,在阿诗玛兄妹回家的路上,放开洪水。不幸的阿诗玛,虽然逃脱了逼婚的灾难,但还是被洪水淹没了。

  诗中通过阿诗玛和阿黑勇敢的反抗恶霸财主热布巴拉家的专横、残暴和婚姻掠夺的故事,从而表现了彝族劳动人民勇敢、坚强的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同时还可以看出当时社会恶势力给人民带来的巨大灾难,给人民造成了历史的悲剧。
KHb彝族人网


KHb彝族人网


破竹竹纤多,
纤多工序繁,
故事多如纤,
说来费时光。
彝家瓜儿大,
汉家也种它,
瓜种菜园里,
瓜藤长又长,
瓜儿顺藤结,
古理顺代传。
彝家众子孙,
不向老人学,
怎知古彝理,
今天是小孩,
将来变老人,
今天生故事,
将来成故事。
苦荞无棱角,
甜荞棱三角。
来到角江山,
上山把歌唱。
各们兄弟呵,
各位朗舅呵,
咱们来商量,
唱哪支歌呀?
歌当怎样唱?
唱歌有唱法,
相互何须瞒,
站在晒场中,
当众来歌唱,
大家相互学,
代代往下传。
会穿着的人,
打扮真好看,
会用嗓的人,
歌声真动听。
会唱歌的人,
唱得象疯子。
会听歌的人,
听得象呆子。
埂边板栗壳,
不知好调子,
埂上李子花,
不识好歌手,
老树没生好,
长在山丫口,
我呀不喝酒,
坐在酒席首,
我呀不会唱,
坐在歌坛上。
阿哲人*唱歌,
(*注:彝族人的一个支系)
不知真不真,
口吹麦杆哨,
管它对不对,
今日我开口,
信口唱一段,
充数唱着玩。
大雁飞呵飞,
大雁不长尾,
伸脚当尾巴*。
(*注:“大雁不长尾,伸脚当尾巴” 是歌手喻自己不会唱歌而又充当歌 手的自谦之词。)
  彝家阿着地*,
(*地名,据查,指今天的云南曲靖一带。)
阿着地上方,
有地没人住,
格路日明家*,
(*注:格路日明,人名,阿诗玛的父亲。)
居住在这里,
这里花常开,
蜂落花朵上,
家里生育啦!
彝家阿着地,
阿着地下方,
有地没人住,
热布巴拉*家,
(*注:热布巴拉,人名,彝族贵族。)
居住在这里。
热布巴拉家,
蜂落花朵上,
家里生育啦!
生下个儿子,
名字叫阿支,
阿支象猴子,
猴子象阿支。
格路日明玛*,
(*注:格路日明玛,人名,格路日明的妻子。玛,表示女性。)
生下一女儿,
女儿生下地,
睁眼望阿妈,
阿妈喜一场。
女儿满一月,
哭声似弹琴,
笑声似蜂唱。
女儿须取名,
到了取名时。
取名这天呵!
亲朋满堂屋,
全家待客忙,
九十九盆面,
九十九甑饭,
九十九席客。
酒坛搁堂前,
就象大石林。
坛上插竹管,
竹管相交错,
野猪牙一般。
取名这天呵!
献祖先的饭,
堆得象尖山,
贡祖先的肉,
大得象牛身,
祭祖先的酒,
酒碗大似羊。
香火烟袅袅,
香灰似雪山。
“父老乡亲们!
我囡取啥名,
快些来取吧!”
“你囡似金贵,
就叫阿诗玛。”
美丽阿诗玛,
 

生下满三月,
笑颜似花开,
妈给囡梳头,
乌发似荫影,
阿妈喜两场。
女儿满七月,
会坐头偏斜。
女儿满八月,
爬行似耙地,
阿妈喜三场。
女儿满一岁,
一岁会走路,
走似麻团滚,
阿妈喜四场。
女儿满三岁,
走亲又串戚,
坐在门坎上,
帮妈绕线团。
阿妈喜五场。
女儿满五岁,
背上背菜篮,
上山找野菜,
阿妈喜六场。
女儿满七岁,
七岁会绩麻,
绩麻赛阿妈,
阿妈喜七场。
女儿满九岁,
走路谁做伴?
做饭去挑水,
水桶来做伴。
在家谁做伴?
做饭站灶边,
灶台来做伴。
美丽阿诗玛,
做饭赛阿妈,
阿妈喜八场。
女儿满十二,
为父补衣裳,
补裤又缝衣,
为父遮风寒,
阿爸喜一场。
狗虽站门外,
名声难外传。
骏马关厩中,
名声传千里,
美丽阿诗玛,
虽然在家中,
美名传四方。
美丽的阿诗玛,
美名传四方,
热布巴拉帕,
他也听到啦,
回到家里讲,
阿支搭了腔:
“阿爸听人传,
儿却亲看见。”
热布巴拉帕,
赶忙问儿子:
“姑娘怎么样,
长得咯漂亮?”
“美丽的阿诗玛,
包头红光闪,
两边垂耳环,
脸庞如明月,KHb彝族人网

  身段如金竹,
左手戴戒指,
右手戴银镯,
身披羔羊皮,
腰系飘须带,
飘须似胡须,
一缕又一缕,
缕缕飘身后。
脚如萝卜白,
穿着绣花鞋,
兰衣青裤子,
一身美无比。
从头看到脚,
没有不好处,
没有不美处,
我呀喜欢她!
我呀想要她!
我呀想娶她!”
热布巴拉家,
门前站狗马。
热布巴拉帕,
洗脸蹲门前,
瞧见一毕摩*,
(*注:毕摩,彝族祭师。)
赶忙问毕摩:
“我家独儿子,
想把媳妇说,
你快说给我,
媒人在哪里。”
毕摩说一句:
“依我来看呵,
格底海热帕*,
(*注:格底,地名,海热帕,人名。)
做媒须请他。”
巴拉喊一声:
“阿支我独儿,
把马牵出来,
上马去格底,
去请海热帕。”
阿支到格底,
来到海热家,
说得口水干,
讲得肚子饿,
才请来海热。
格底海热帕,
来到巴拉家。
“热布巴拉帕,
你有什么事?
想说什么话?”
热布巴拉帕,
回答海热话:
“阿着地上头,
格路日明家,
有个好姑娘,
名叫阿诗玛,
阿支我独儿,
一心想娶她,
媒事要烦你,
你去说一说。”
“磨嘴我不会,
另去找人吧!”
“你嘴赛八哥,
舌头没有骨。
嘴皮能生花,

 KHb彝族人网

编辑: 措扎慕 发布: beley工作室 标签: 阿诗 玛长篇 叙事诗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