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学 Yi Study

当前位置: 首页 > 彝学 > 彝学纪录与观点

​朱文旭:浅议石达开“咂酒”有关问题

作者:​朱文旭 发布时间:2021-05-25 原出处:彝族人网

十多年前,我准备写彝族历史文化包括酒文化的书,所以经常到中央民族学院(今中央民族大学)图书馆和北京图书馆(今中国国家图书馆)查阅彝族方面历史资料。同时也利用暑假和寒假时间到四川、云南、贵州地区搜集历史资料。

(彝族杆杆酒,图片来自互联网)

在调查搜集资料过程中发现贵州黔西南历史资料中记载有太平天国石达开写的彝族“杆杆酒”的诗。这引起了我的注意和兴趣。原来没有听说过更没有见过此诗。该诗刊载在黔西南旧文人文集中。但除了石达开名字和诗外,书中没有介绍其它情况。

我为了详细了解更多情况,前后查阅了很多有关资料,但一无所获。后来我个人主观臆测,和当时出书的地方来看,很有可能是石达开他们路经滇东北和黔西南时彝人杀猪宰羊喝酒招待后赋诗作谢。

后来我也注意其它资料中有没有该诗。但其它资料中都没有发现该诗。我个人猜想,这可能与太平天国是与清朝对立,禁止宣传太平天国有关事项有关。

彝族“杆杆酒”,“杆杆酒”是汉语借词。彝语称“杆杆酒”叫“支依”。“支”义为“酒”。“依”义为“水”。“甜酒”叫“支边”或“支翁吐”。凉山彝族地区目前以甘洛县田坝地区比较盛行“杆杆酒”。其它地方做“杆杆酒”很少。

2021年4月底有人在《彝族人网》上发表《石达开赋诗彝族杆杆酒的由来》。该文我详细阅读后有些地方值得探讨。

据凉山老年人说,当时太平天国石达开他们路经凉山时彝族和汉族老乡都叫他们“长矛”,他们路过西昌、冕宁等地方时夜以继日急行军,路上不进城不进街,悄悄路过就不见了。后来才听说是在大渡河安顺场河水猛涨无法渡江被清军和彝人消灭了。最后有些散兵逃往深山躲进彝人老乡家里当奴隶。他们自取姓氏叫“长矛”“成毛”。至今甘洛有些彝族还在用该姓氏。

根据各种情况来分析,1、该诗不是在凉山写的,而应该是在黔西南写的。2、《彝族人网》里作者书写的石达开诗与原来我抄录的有所出入。现比较如下:

石达开 杆杆酒

千粒珍珠一瓮收,

天子到此也低头。

五岳捧住擎天柱,

吸尽黄河水倒流。

(见《彝族人网》)


石达开 咂酒

万颗明珠一瓮收,

君王到此也低头。

五龙抱定擎天柱,

喝得乌江水倒流。

(本人收集)

“天子”与“君王”两者用词不同。“五岳”与“五龙”两者用词不同。“五岳”是五座山,“五龙”是指喝酒的五个男人。“吸尽黄河”与“喝得乌江”两者用词不同。“喝得乌江”可能更贴近现实。

另外,太平天国石达开他们在凉山彝族地方饮酒作乐唱歌跳舞可能性不大。他们千万人马在江边急着渡江,故在彝区寻欢作乐的情况还没见过此类报道资料。据历史资料介绍,清朝朝廷(四品)官员田坝岭承恩土司及其部下当时受朝廷指派参加镇压石达开军队。岭承恩土司等彝族参战有功人员事后受到朝廷嘉奖和物资鼓励。有关这方面的情况可以在清朝历史资料中有零星记载。

(有不当之处,请批评指正。2021年5月24日

作者:朱文旭,系中央民族大学少数民族语言文学系教授。

编辑:阿着地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朱文旭 石达开 咂酒 杆杆酒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